吐槽大会史炎|笑果“败给”笑果

吐槽大会吐槽同事段子_今晚80后脱口秀池子吐槽史炎_吐槽大会史炎

燃次元(ID:)原创

作者 | 陶 淘

编辑 | 曹 杨

走到第五季的《脱口秀大会》,陷在了舆论的漩涡中。

实际上,本季《脱口秀大会》的话题热度并不逊于往届。

#House的炒股段子被戏称为 “脱口秀第一股”#,#孟川说李诞的腹肌是虾线#、#王建国出门没有人情全是事故#等上百个话题,在一个多月间频频登上全平台热搜。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至10月7日22时,《脱口秀大会5》获得网络综艺热度日冠16个,仅8月31日,《脱口秀大会5》的全网上榜相关话题就达到了62个,其中60个在微博。

吐槽大会吐槽同事段子_今晚80后脱口秀池子吐槽史炎_吐槽大会史炎

图/《脱口秀大会5》热度有关数据

来源/猫眼专业版 燃次元截图

“《脱口秀大会5》并不缺乏精彩内容吐槽大会史炎,尤其是新人的表现相当亮眼,比如黄大妈、毛豆等。当然,‘老人’也有更上一层楼的,比如小佳、House、徐志胜等。”多位《脱口秀大会》的老粉均对燃次元表示。

但伴随着观众对 “周迅忘记拍灯”、“拉宏满灯晋级”、“离婚梗、公司内部梗,反复使用”等问题的诟病,不仅《脱口秀大会5》的争议声与日俱增,其豆瓣评分,更是创下了该系列综艺的新低4.9分。

表面来看,这是因为王牌综艺陷入了“综N代”共有的困境。而冰川之下,或许是《脱口秀大会5》背后,成立了8年的笑果文化,也进入了企业发展的瓶颈期。独孤求败的笑果,未能实现自我突破。

“当何广智、思文、程璐等老演员在熟悉的内容上被透支之后,笑果文化的活力就明显衰退了。”喜剧行业长期观察者丛生表示,“笑果文化昔日的战略,导致了今日人才青黄不接,也很大程度上使之陷入了困境。在资深演员都被‘盘透’之后,如今的笑果文化,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过去更‘好笑’的自己。”

2017年,在谈到公司发展战略时,李诞就曾说过,“我们喜欢这个市场只有我们。不要有第二名,不要有竞争。”

据虎嗅报道,笑果文化的元老级人物史炎也曾透露,笑果文化在一些项目中,曾限制了自己的演员与其他厂牌演员同台演出。

“这就使得笑果文化虽然一时构建了人才壁垒,但与其它厂牌从业者之间存在沟通不足。”丛生还谈到,在综艺的吸附力下,其它厂牌的演员流入笑果文化的比比皆是,但反之则少之又少,“单向流动之下,行业的流动性未能被充分打开,这对于笑果文化与脱口秀行业,都非常不利。”

正因如此,尽管据笑果文化统计的数据显示,近十年来,脱口秀厂牌从前笑果时代2012年的7个,增加到了如今的200个和1000位演员,但行业虚幻的繁荣之下,是笑果文化之外,绝大多数厂牌依旧艰辛的生存现状,以及内容的良莠不齐。

“最近4年来,大部分脱口秀线下演出的价格上涨幅度依然很小。”浸润在脱口秀行业十年的北京喜剧中心运营宋启瑜告诉燃次元,票价几十元的脱口秀,仍是市场上的主流,能够单场票价过百元的,也就只有笑果文化和单立人。

吐槽大会史炎_吐槽大会吐槽同事段子_今晚80后脱口秀池子吐槽史炎

图/近期北京脱口秀演出票价

来源/大麦网 燃次元截图

脱口秀演员兼编剧霍霍司机也透露,“行业中半数的全职演员,都在笑果文化,其他厂牌少之又少。并且,目前行业中脱口秀演员的内容质量良莠不齐。除了顶流演员之外,线下明星与普通演员之间,差距也非常大。”

丛生直言,不难看出,脱口秀的人才结构相对不平衡,笑果文化的演员如果才思枯竭,内容就很难推陈出新。

“无论是透支旧梗,还是寻求网红咖为自己的王牌综艺带流量,都会透支观众对节目和厂牌的信任。只有积累沉淀,造血新人,同时对行业同仁海纳百川,或才是笑果文化发展的王道。”

01

口碑扑街

步入第五季的《脱口秀大会》,或正面临观众审美疲劳的危机。

为了缓解观众的审美疲劳,提升流量和关注度,燃次元接触到的多位综艺老粉纷纷表示,“这档综艺开始‘乱投医’了。”

首先,就是嘉宾的选择与节目的整体需求匹配度不高。

“节目组选择周迅、那英来当嘉宾,估计是因为两位的咖位大,节目组想借此破圈吐槽大会,但很显然,她们俩都不太适合《脱口秀大会》。”对于节目之初的嘉宾阵容,观众佳佳如此评价道吐槽大会史炎|笑果“败给”笑果,尤其是周迅,她似乎全程“get”不到选手们的笑点。

那英尽管“营业很努力”,但似乎也只能听懂一部分段子。相比而言,她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后简称《喜剧大赛2》)中,作为嘉宾的表现,明显更好一些。

“这或是因为《喜剧大赛2》接近于小品的表演形式,相对来说更‘下沉’一些。而脱口秀,一些段子需要较为‘内涵’地表达出来,对于观众来说,笑点没有那么直接。”丛生分析,这就更需要邀请一些对脱口秀有一定研究或高度关注的人来当嘉宾。

其次,强捧流量博主以及笑果的“自己人”,给不少喜爱《脱口秀大会5》的关注带来赛制并不公允地观感。

“拉宏的段子内容确实有失水准,但她却能拿到四灯晋级,由此引发节目组‘存在黑幕’的讨论,也不足为奇。”佳佳评价道。

00后的拉宏是一位B站UP主,在《脱口秀大会5》第一期中调侃道,“我在微信群里说,‘BBQ了,又要做核酸了’。老外回复我‘哪里有烧烤’。我真的栓Q!”还有“邻里给我送锦旗,上面写着‘真的会谢’。”

然而,这些在弹幕网友看来“一点也不好笑”的段子,却收获了李诞、周迅、那英和大张伟四位领笑员先后拍灯,让许多观众瞠目结舌,并发出“一看就是剧本”的感叹。

“想捧拉宏,多半是因为她在B站上有300多万的粉丝,可以成为节目的流量密码。” 从《今晚80后脱口秀》就开始看单口相声的喜剧爱好者小丸子对燃次元表示,但《脱口秀大会5》毕竟既是综艺,也是比赛,公平和欢乐同等重要。

“除此之外,笑果文化明显想捧自己签约的演员,但它不应该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从而破坏行业的游戏规则。好的比赛机制,应该让优秀的表达者留住。”

明星与流量加持之外,《脱口秀大会5》老梗玩到枯竭,也是令许多观众诟病的点之一。

吐槽大会史炎_吐槽大会吐槽同事段子_今晚80后脱口秀池子吐槽史炎

来源/脱口秀大会 官方微博

“对于程璐、思文,还有李诞、黑尾酱等人的离婚梗,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前六没来,前妻来了’这样的段子,一点也不高级,希望笑果的内容能更惊喜。”《脱口秀大会》五季的粉丝阳笑表示。

在一个《脱口秀大会5》的微信粉丝群中,同样有不少粉丝就“老梗”展开讨论,“笑果文化似乎在强制消费志胜(徐志胜)的外貌和口音,但他其实已经剪掉了刘海,并不想再消费自己的外貌了。”

“冷饭热炒”背后,即使对经验丰富的脱口秀演员来说,创造新梗也并非易事。

“首先在于线上综艺与线下综艺的表达空间不同。”霍霍司机表示,《脱口秀大会》的受众规模越来越大,而为了照顾不同的受众,和线下脱口秀表演相比,线上的表达空间更容易踩到‘高压线’。因此,创作新梗的难度也会更高。”

事实上,思文表达的一些和女权有关的段子等,在上线了腾讯视频且在弹幕中引发了一定的争议后,确实没能逃脱被剪辑的命运。无独有偶,去年的《吐槽大会5》,范志毅吐槽中国男足的段子,也同样引发了部分观众的质疑。

但即便如此,依然认为笑果文化有路径可以探索的网友,也兼有之。

“在我看来,呼兰、孟川等选手,关于梦想、网络环境的段子写得都很深刻;黄大妈、鸟鸟的段子吐槽大会史炎,不管下里巴人还是阳春白雪,也都获得了观众的共鸣。新老选手都还有表达的空间,就看笑果的企业文化是在继续鼓励创新,还是变相鼓励老人停留在舒适区。”丛生直言,李诞三句不离离婚梗或者外貌梗,或也体现了笑果文化在“造梗”方面的守旧导向。

02

“乱投医”背后

在业内人士看来,《脱口秀大会5》之所以使出浑身解数博流量,或因笑果文化今年面临的挑战,比往年更严峻。

据笑果文化官方数据,2021年,笑果受众面最广、收入占比最高的是线上长视频业务,《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反跨年》等业务营收已经占到公司业务总营收的40%。

从2016年开始,《吐槽大会》带领笑果文化走入大众视野。2017年,笑果文化首次推出《脱口秀大会》,这两档一年一度的综艺节目,也成为了笑果文化的吸金密码。

实际上,笑果文化依托《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两档王牌综艺,再加杨笠、庞博、呼兰等人气演员的艺人经纪业务,实实在在获得了一级市场的青睐:8轮融资后,笑果文化估值已达40亿元,较6年前的1.5亿元估值增长了二十多倍。

但兴许是因为2021年《吐槽大会5》的体育专场中途翻车,原本打算今年上半年更新的《吐槽大会6》未能如期露面。对此,笑果文化方面相关负责人确切地告诉燃次元,“今年肯定不会再有《吐槽大会》了。”

今晚80后脱口秀池子吐槽史炎_吐槽大会吐槽同事段子_吐槽大会史炎

图/《吐槽大会5》综艺截图

来源/豆瓣

这或许意味着,笑果文化线上两档王牌综艺中的其中一档《吐槽大会》,已折戟。

“《怎么办!脱口秀专场》或许是笑果文化用来‘救场’《吐槽大会6》的。这档今年才和大家见面的新综艺,每一期分上下半场。即,上半场放的是‘脱口秀演员团综’,下半场‘吐槽’不够犀利的素人单口相声。尽管都是笑果文化的‘产品’,但它的火爆程度,和《吐槽大会》系列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丛生分析道。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怎么办!脱口秀专场》的猫眼全网最高热度为第4位。然而去年同期,《吐槽大会5》的最高热度,则一度登上全网热度第一位。

除此之外,在猫眼专业版的动态与成就中,《吐槽大会5》的播放量3次达到全网日冠,而《怎么办!脱口秀专场》则未提及相关数据。

2022年,除了《吐槽大会6》折戟之外,和其它众多脱口秀厂牌一样,笑果文化同样面临着线下演出受阻的困境。

“受一些客观因素影响,今年4-5月,北京的脱口秀演出停过一阵子。即便是今年上半年4-6月中开放演出的时日,票房大概也只有去年同期的60%。”宋启瑜进一步表示,受疫情影响,脱口秀的观众也相应少了一大批。

据笑果文化统计,2021年全年,笑果文化在全国进行了超过1500场线下演出和开放麦,占到了笑果文化营收的20%左右。但今年,受一些客观因素地冲击,外加频繁巡演的城市之一北京,线下演出受阻,线下营收也受到了影响。

脱口秀厂牌之外,其它喜剧厂牌的倾轧,对笑果文化带来的威胁也不容小觑。

其中就包括“四大喜剧厂牌之一”的开心麻花。据文汇报报道,2021年,开心麻花线下演出总场次为1287场,营业收入达1.18亿元。反观笑果文化,全年票房8000万元,不及前者的70%。

据燃次元观察,从《脱口秀大会》的微信粉丝群讨论的话题来看,开心麻花与笑果文化的受众重合度较高,线下喜剧演出市场竞争十分焦灼。

“对于不少观众来说,话剧与脱口秀,是具有可替代性的消费产品,尤其是在消费能力有限,或消费时间不足的时候。”丛生谈到。

或正因如此,笑果文化今年的营收,更多押宝在了《脱口秀大会5》上。对于肩负营收重任的《脱口秀大会5》而言,必须提升其商业价值。

03

笑果求变

当然,目前来看,在名人咖、网红咖以及老梗等花式“猛药”的共同作用下,《脱口秀大会5》的确爆火出圈了。

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脱口秀大会5》截至10月7日22时共获得全网热搜418条,再加上第五季的广告主数量与第四季持平,高达10个,包括从第一季赞助至今的别克君威汽车,第四季延续到第五季的伊利金典牛奶系列,远高于“隔壁”米未同期上线的《喜剧大赛2》4个赞助商的数量。

不难猜测,《脱口秀大会5》的商业价值应该可观。

然而,尽管《脱口秀大会5》的商业价值依旧坚挺,但对于一档综艺节目,尤其是一家喜剧厂牌来说,源源不断的优质内容与价值输出,或才是可持续生存之道。

同为《喜剧大赛》和《脱口秀大会》粉丝的佳佳表示,自己在上班、学习之余,只有碎片化时间可以看些综艺,“不得不二选一的时候,我会倾向于看豆瓣上评分更高的那个。”

而不同于《脱口秀大会5》4.9分的滑铁卢,《喜剧大赛2》的豆瓣评分,开分高达8.6分,比肩第一季。

一位长视频平台的副总经理曾对燃次元分析,一般而言,综N代在上一季结束之前,就会签约大多数下一季的品牌商。因此,本季商业价值表现好,或许和上一季的口碑表现有着较大联系,除此之外,本季的话题度,也会影响商业价值是否会延续。值得注意的是,当季的口碑会较大影响下一季的商业价值。

“《脱口秀大会5》口碑与商业价值的明显倒挂吐槽大会,则是典型的‘消耗型’综N代——在本季的末尾,受制于这一季的口碑,下一季的招商难度肯定会加大。”丛生分析道,正因为此,只有重新激发老演员的创作能力,并且努力培养后备军,才能继续焕发笑果文化的活力。

“如今,曾经贫穷的何广智不穷了,当白领的呼兰也不再上班,提起那些老生常谈的话题,最直观的感觉就是不如之前接地气。”阳笑感慨道。

事实上,的确如此,对于上述这些曾经在生活中有过挣扎,并从中挖掘段子的笑果一代演员而言,他们正在离“生活”越来越远。正如何广智在第6期节目中提到的,“比起生活富足的状态,显然曾经奔波于生计的日子,更有助于激发创作灵感。”

这或许也是讲述脱口秀创作幕后的综艺《怎么办!脱口秀专场》诞生的原因之一。

这档节目采风了警察、医生、消防员等各行各业的从业者,并从中汲脱口秀的养料。“毕竟,资本是一把双刃剑。笑果文化可能意识到,走入烟火,才能让在商演与通告中应接不暇地团队,重回创作巅峰。”丛生直言, 但从该节目第一季平平的口碑和内容中或可以看出,真正沉浸式地体验生活,并将其融入到段子中,并非易事。

据钛媒体报道,去年,笑果文化双胞胎演员颜怡、颜悦在乌镇戏剧节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她们一直想要“杀死一个双胞胎”,从双胞胎的叙事中挣脱出来,去寻找那个独立的自我。

可到了今年,她们在舞台上的开场语,依然是那句“我们是一个双胞胎”。可见,即便是成熟的脱口秀演员,想要突破桎梏完成转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打磨。

事实上,不管是口碑与商业价值的倒挂、人才的青黄不接,还是“新梗难”,其背后或都是笑果文化的弊病,即对行业称霸的野心。

近五年来,笑果文化牢牢圈住了自己的潜力股“选手”,并把绝大部分厂牌远远甩在了身后。除了不让自己的演员与其他厂牌演员同台之外,《脱口秀大会》系列中,捧自己演员的戏码,早已被大多数观众看穿。

而相反,在豆瓣《脱口秀大会》的小组中,有粉丝感慨,“不看不知道,隔壁的《奇葩说》进行了7季,4季大王颁给了女性,1个非米未系的冠军(陈铭),一个野路子出身的非专业选手(肖骁),奇葩说在冠军方面还是非常敢给的……”

吐槽大会史炎_今晚80后脱口秀池子吐槽史炎_吐槽大会吐槽同事段子

图/粉丝对笑果和米未综艺的一些评价

来源/豆瓣《脱口秀大会》小组 燃次元截图

对此,丛生分析道,笑果文化的运营优势的确让其在脱口秀市场上领跑了五年,“但它也会逐渐发现,当初想要垄断的想法,可能也限制了其自身的发展。”

显然,笑果文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培育新人则成为了笑果文化正在探索的另一条路。

今年年初,笑果文化CEO贺晓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21年,笑果训练营搭建了新的训练体系,扩大了参与学员的规模,报名参加冬季训练营的喜剧爱好者已经超过了1800人,为未来笑果乃至全喜剧行业增添了人才储备。

与此同时,2021年,笑果文化训练营还启动了“飞行计划”与“校园计划”,前者去往各个城市开展了一日公开课,后者首次面向国内各大高校的在校生系统地介绍喜剧。

而今年《脱口秀大会5》中颇受关注的黄大妈,以及从去年开始活跃在舞台上的小佳和鸟鸟,都出自各地的笑果训练营Pro。

“目前,从节目的反馈来看,他们表现得的确不错。”丛生谈到,但是这种培养体系还尚未构成新人从入门到商演,再去培养下一代新人的人才培养闭环,更多人还无法从商演中获益,部分爱好者还只是舞台上的“昙花一现”。

除此之外,持续探索漫才、等不同的新喜剧类型,也成为了笑果文化在做的事情。

事实上,走到第八年的笑果文化,正不断陷入人才不足与创作瓶颈的争议中。而中止自我透支和闭关自守,也成为了笑果文化正在做的事。比如,日前,《脱口秀大会5》第一次将各地脱口秀厂牌的老板请到了节目的录制现场。

“尽管这背后有一部分因素是出于被迫,但这或多或少为笑果文化一向封闭的姿态,撕开了一道口子。” 丛生分析道,“对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厂牌们而言,更多的还是需要合作。否则,在高预期值下,笑果文化首先会‘败给’的,就是曾经更具创造性的自己。”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