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爷脱口秀|脱口秀:“好笑”不容易

伟大著作里伟大近义词_伟大爷脱口秀_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

伟大爷脱口秀_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_伟大著作里伟大近义词

伟大爷脱口秀_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_伟大著作里伟大近义词

梁海源在表演中。 受访者供图

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_伟大爷脱口秀_伟大著作里伟大近义词

■本报记者 李楚悦 或许你已发现,看脱口秀的人和讲脱口秀的人越来越多。 这项起源于英国、盛行于美国的语言类艺术,正在中国迅速生长。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脱口秀线下演出观众超过350万人次,票房近4亿元。 在国内,大多数人习惯称呼这个行当为“脱口秀”。这是个误会。 脱口秀(talk show)指的是电视里主持人和嘉宾的对谈节目。而那群站在高脚凳前,对着话筒滔滔不绝,想要逗笑你的人更准确的身份是单口喜剧(stand-up )演员。 误会的造成或许并非偶然。起源于线下的单口喜剧在国内普及,很大程度上倚靠了电视和网络综艺。作为一剂强力催化剂,线上爆炸式的传播能量促使这个新兴的喜剧形式迅速出圈,并迅速反哺线下演出市场的生长。 正因如此,这个在美国小酒吧里匍匐前进了百年的行当,在中国只花了十年左右就建立起规模可观的市场。 不过,新的问题很快出现:“好笑”,开始变得不那么容易。与此同时,面对瞬时涌入的流量,行业需要开始思考更多“好笑”之外的事。“火了”的脱口秀脱口秀,正在面临新的挑战与选择。 从综艺出发 有一阵,脱口秀演员赵有成觉得自己真的讲不下去了。

“脱口秀是这样一个东西,用讲笑话的方式轻松自然地表达一些观点,但是那段时间变成了讲笑话,为了逗笑去逗笑。”赵有成回忆道。 当创意和灵感在聚光灯下被极速消耗,枯竭感很快到来。没有表达欲,成为脱口秀演员的致命时刻。“不知道为啥讲,突然就忘了为什么做这个。” 他有时候会想起自己刚刚接触脱口秀时的状态。2017年,在哈尔滨读大学的赵有成周末会飞到上海来看脱口秀,回程买凌晨起飞的机票,落地正好早上七八点钟,坐车到学校还能赶上第一节课。大学毕业后,赵有成开始兼职讲脱口秀,通常清晨出门工作伟大爷脱口秀|脱口秀:“好笑”不容易,下午写脱口秀的稿子,晚上去赶“开放麦”(演员练习、打磨段子的场所,多在小酒吧小剧场)。 赵有成的前辈们,国内最早那批脱口秀演员经历过更为艰难的时刻。 2022年12月,笑果文化和人民网上海频道联合出品的纪录片《“见笑”——笑有引力》上线。这部回溯记录行业成长的影片里,脱口秀演员周奇墨回忆,2015年时,自己只能在电影院里等影片结束散场前的空隙,请求观众留下来听他表演。长沙笑嘛俱乐部的主理人伟大爷,起初在洗浴中心讲过脱口秀…… 广东人穷小疯的喜剧启蒙来自粤语脱口秀“栋笃笑”,但真正走向喜剧行业,是从给一档叫《今晚80后脱口秀》(以下简称《今晚80后》)电视综艺投稿开始。

这档2012年在东方卫视开播的周播节目被视为国内脱口秀综艺的起点,尽管节目的核心演员是说相声出身的王自健。 每期节目里,王自健都会用讲段子的方式解读社会热点、新闻事件,轻松俏皮的语言风格吸引了许多观众,尤其是年轻人。《今晚80后》的播出时间在晚上11点半,但收视率很快攀升至全国第二,一度成为与黄金档冠名价格相当的深夜节目。 为了保证节目段子的数量与质量,节目组向社会公开征集内容。全国各地的脱口秀爱好者开始向节目组投稿。其中有两个叫“蛋蛋”和“建国”的,后来成了节目常驻嘉宾。蛋蛋后来被更多人记住时,叫李诞。 要写出一个段子并不容易。“有灵感的时候,其实就是一分钟的事情,但很多时候酝酿一晚上就是想不出来。”穷小疯说。今天活跃在公众视野里的许多资深脱口秀演员都有给《今晚80后》投稿的经历。 也是从那时起,通过这档综艺,脱口秀行业资源开始逐渐向上海聚集。2014年,《今晚80后》开播两年后,总导演叶烽带领节目班底计划筹备笑果文化。为了迅速充实力量,南下挖了一批脱口秀演员到上海,穷小疯是其中之一。 获得笑声不容易 和所有创作类的职业一样,创意和灵感很难把握。

需要持续稳定地投入大量时间精力,才能捕捉那个瞬间。《脱口秀大会》第五季总决赛时伟大爷脱口秀,脱口秀演员呼兰讲了一个关于“观众”和“管仲”的谐音梗。那是在酒店房间里和徐志胜、Kid聊天时的临时创作。 很长一段时间里,赵有成苦于前进的步伐缓慢。“你在创作的过程当中,一个人写稿改稿是很痛苦的事情。”脱口秀讲究共鸣,如果不跟别人交流,很难跳脱出自己的框架。 2019年底,赵有成给呼兰的专场做过开场表演。脱口秀专场相当于歌手演唱会,是脱口秀演员们最重要的作品,需要表演者持续1小时以上的表演。正式开始前,通常会有其他演员作为开场嘉宾活跃气氛。 演出之前,呼兰会看赵有成的逐字稿,并且手把手地告诉他哪里需要衔接,哪句话多余,讲到哪里必须出梗……极其细致,要求很高。 勤奋依然是通用的法则。每个脱口秀演员都有自己创作交流的小圈子。一旦有了新的内容,会彼此看稿,互相改稿。关系远的同行会礼貌委婉地提出修改意见。混熟了的朋友,会毫不客气地指出“这段不行”。 “即便你的上限没办法提高,但勤奋可以让下限不断往上走。你只要不断去想这个事就会有结果。每天把段子打开写,可能今天写不出来,明天写不出来,总有一天能写出点东西。

等攒够5分钟的段子,就去找人问、去讲。”赵有成用这样的方式推进自己创作。 即便如此,想要获得观众的笑声,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几乎每个演员都经历过冷场。脱口秀演员璎宁记得,自己第二次讲开放麦时,观众席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开放麦是每个脱口秀演员创作的关键环节。演员创作成稿后,需要小规模试讲,根据反馈的效果对段子不断修改,最终成熟到可以进入剧场表演。 璎宁的第一次开放麦收获了笑声。她有了信心,第二次带着朋友一起去。“那天的场子冷得仿佛台下没人。我那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 综艺不是全部 穷小疯也参加过《脱口秀大会》伟大爷脱口秀,他拿出来的都是自己认为最好的段子,但效果也不理想。在淘汰席,他跟建国聊天,“为什么呢?我想不明白,在线下效果挺好的,为什么上节目就不对了?” 有些表演风格,在节目上呈现的效果就是不如线下。坚持“节目至上”的建国劝他改变,“为什么还要坚持这种风格呢?” “不适合就只有两条路了,要么调整到自己适合节目为止,要么就放弃上节目。”穷小疯最终选择了后者,开始做更多幕后的编剧工作。 2020年,第三季《脱口秀大会》播出,节目中的许多片段被剪辑成短视频在各大平台传播。

从那时起,在综艺节目中制造话题、产生流量效果加持下,脱口秀被更多人熟知,并积极反馈到了线下市场。 “最直观的感受是,我们线下剧场的票卖得更好了。”笑果文化的品牌总监文森特说。 2021年,笑果文化为单立人俱乐部的元老级脱口秀演员周奇墨做了一场覆盖23个城市的专场巡演,绝大部分场地是千人以上的剧场。巡演到北京时,笑果在三里屯一口气包下了十几块广告牌。“整条街上全都是周老板专场《不理解万岁》的海报。” 这个大手笔的宣传引来许多人围观、打卡。线上的综艺节目之外,更多人开始了解在剧院里表演的脱口秀。 在《脱口秀大会》第五季的舞台上,脱口秀演员梁海源在淘汰后宣布以后不再参加线上节目:“这是所有脱口秀选手梦寐以求的舞台,但是我还是决定专心做线下。”他正在巡演的专场《坐在角落里的人》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李诞在微博上回应梁海源时,也为他的选择做出了解释:“脱口秀大会是这个行业的广告,不是这个行业的全部。”

伟大爷脱口秀_伟大著作里伟大近义词_伟大时代呼唤伟大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