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第一季决赛上被删|笑不出来,是《脱口秀大会》和《奇葩说》的宿命?

被删减的语言,还有力量吗?

今年的《脱口秀大会》第五季,只有可怜的5.0分。

网上骂声一片。

500

这境遇,让我想起了同样后继乏力的语言类节目《奇葩说》。

它从第一季的9分,一路滑落到第七季的6.8分。

第八季更是迟迟没有开播的消息。

500

△如果《奇葩说》第七季不是有刘擎教授力挽狂澜,这个分数估计只会更低。

对于《脱口秀大会》和《奇葩说》的变味,我自然是惋惜的。

毕竟这两个节目,是现有的综艺市场里,少数的仍有一定表达和思考的综艺。

它们也带给过我很多欢乐。

这段时间,可能是想找回丢失的快乐吧,我在反复观看《脱口秀大会》和《奇葩说》前几季的内容。

看的时候,一边感慨过去的丰富性,一边无奈:我们还能拥有如此尖锐和有趣的节目吗?

它们的坠落,有自身的原因,也有我们都逃不开的“不可抗力”。

500

01

它们诞生于网络世界的狂欢

在坠落之前,这两档综艺奇葩说第一季决赛上被删|笑不出来,是《脱口秀大会》和《奇葩说》的宿命?,都是有开创性的。

它们之所以会火,本身就和网络文化有很大关系。

2014年推出的《奇葩说》,在业内,被称为“内娱网综鼻祖”。

在此前,我们几乎没有见过如此有“网感”的综艺:导师穿着苏格兰裙出场;

500

选手外形独特,每一个都是“不一样的烟火”;

500

辩题就像是社交媒体上摘抄下来的热搜头条——“领导傻X要不要告诉他”“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哪个你更不能接受”,看上去就很吸引眼球;

500

奇葩说第一季辩题_奇葩说第四决赛_奇葩说第一季决赛上被删

还有那句恶趣味十足的温馨提醒——“40岁以上人群请在90后陪同下收看”,这调调明显就是很对喜欢冲浪的年轻人的胃口。

500

而《奇葩说》上线的这一年,在热度榜上名列前茅的综艺是:《极速前进》《奔跑吧兄弟》《爸爸去哪儿》……

那时正值明星户外综艺热潮,各家电视台都在搞各种各样的明星真人秀,把焦点集中在明星光环上。

唯有《奇葩说》通过“奇葩素人”和“金句”杀出一条血路。

500

《奇葩说》能突围,原因也很简单。

新鲜啊、生猛啊。

这些恰恰是那些充满剧本和套路的明星真人秀所不具备的。

素人选手可以在镜头前毫无忌讳地大谈性钱和性,激动时会“爆粗”(节目组最初基本不会删选手说的话,只会“哔”掉关键词),这种不加修饰的野生感就很能和年轻观众共鸣。

好敢啊!我当年就是被这股“锐气”吸引而垂直入坑。

500

△现在回看,其实第一二季是最敢说的,后面大家技巧多了,辩论上是更专业,但是没有了一二季这种口不择言的生猛

《脱口秀大会》也是在类似的网络环境下催生的综艺。

虽然脱口秀这种喜剧形式,存在已久。以前电视台还做过《今夜80后脱口秀》这样的节目。

但是,脱口秀能通过一档综艺破圈,主要还是因为它契合了网络受众的喜好。

《脱口秀大会》之前,笑果先推出了《吐槽大会》。《吐槽大会》不算是原创的综艺。《美国喜剧中心吐槽大会》2003年就有了。

形式不算新,可是它的推出,瞄准了网络“吐槽文化”盛行的风潮。即便吐槽的台词都是事先经过嘉宾同意的,但吐槽明星这件事,依旧给了很多人快感。

500

《吐槽大会》成功以后,《脱口秀大会》则把这种“冒犯”带来的快感,延伸得更广。

《脱口秀大会》的选手,不仅吐槽明星,也吐槽自己、吐槽生活。

王勉第三季出圈那几首歌,其实就是大家的互联网嘴替。

他把我们心里对某些人、某件事的吐槽都说出来了。

这种“冒犯”,在电视综艺上是看不到的。因为电视节目,追求的是合家欢。否则王勉上某联欢晚会,就不会从脱口秀大王变成气氛大王了。

500

所以,无论《奇葩说》还是《脱口秀大会》,都是植根于网络的综艺。

奇葩说第四决赛_奇葩说第一季辩题_奇葩说第一季决赛上被删

网综,在2014年那会儿以及《吐槽大会》试播的2016年(正式播出是2017年)脱口秀,都还不算特别多。

它们代表某部分小众文化对主流(电视综艺)的冲击。

作为少数派,它们是生猛且尖锐的。

500

02

不是哗众取宠

而是另一种思考方式

新鲜、生猛,但不等于“猎奇”。

《奇葩说》和《脱口秀大会》前几季能积攒起口碑,是因为它们带来了新的表达和思考方式。

《奇葩说》通过辩论,让观众站在不同的立场去思考同一个问题。

辩题没有正确答案,有一些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经过选手一番唇枪舌战之后,突然又觉得那个原本我们不认同的持方变得可以被理解了。

这就是我喜欢《奇葩说》的原因,它展示了“非黑即白”之外的多元性。

500

《奇葩说》里很多辩题都给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他们公开谈论“性”;

他们不忌讳说“生死”;

他们还把人性延伸到各种脑洞大开的科幻选题。

500

△我至今还记得“该不该鼓励绝症病人”这个辩题对我的“当头棒喝”。“鼓励的话会关闭真正沟通的话语。”在死亡面前,我们要学会面对而不是逃避。

这些辩题边界很广。

有时候选手为了赢,会踩过线。

马东总会及时喊停,把辩题引导回大众可以接受的方向。

比如第二季“好朋友可不可以约”,大家的辩论有点过于着重于“约”这种行为本身。马东见势头不对,终止了辩论。

由此可见,《奇葩说》并不是想通过抓马的辩题吸引流量。

他们想做的,是在当前的舆论环境里撕开一个口子,去探讨一些更开放、前沿的问题。问题不一定有答案,但“能被讨论”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500

奇葩说第一季辩题_奇葩说第四决赛_奇葩说第一季决赛上被删

往下三路走,不是《奇葩说》的初衷。

所以,哪怕打着“奇葩”的旗帜,但大部分选手都是有着独立思考能力的各行各业的精英。

我个人以前最爱腹黑魔王黄执中,现在则钟情“咆哮警察”欧阳超。

因为后者,他打动人的地方奇葩说,不在于辩论技巧有多高、观点有多犀利奇葩说第一季决赛上被删,而是他永远用力永远真诚的表达。

他就是非常认真地传播自己内心的正能量,并且用各种意想不到的浮夸比喻让人捧腹大笑。

500

“你这个男权至上,睾丸酮爆表的α大猩猩!”

“比如有一首歌,我想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去东京和巴黎,都不顺路的!”

“根正苗红”但又“荒诞无比”的欧阳超的存在,说明了,不是特立独行才叫“独特”。只要你敢于做自己,大胆地表达自己,也一样是有趣的灵魂。

这就是世界的多元性。

500

欧阳超是因为喜欢脱口秀,而上了《奇葩说》。

在《脱口秀大会》没有出圈之前,《奇葩说》的舞台上,也有不少像欧阳超这样的脱口秀爱好者。第七季的亚军小鹿,就是资深的脱口秀演员,也在今年上了《脱口秀大会》第五季。

这两个综艺,是有共通之处的。

它们一样鼓励独立思考,一样需要独特的表达方式。但和《奇葩说》不同的是,《脱口秀大会》更强调“好笑”和“幽默”。

500

“喜剧不是残酷的,生活是残酷的,喜剧只不过是帮你展示这种残酷,甚至可以化解一部分。”

李诞理解的喜剧,其实和大张伟口中说的“脱口秀和摇滚一样有力量”是同一个意思。

生活很操蛋,但我们要学会笑着面对。

当那些沉重的、残酷的东西,被我们写成段子,那份压抑和痛苦似乎也消减了。

杨笠和思文都在台上讲过亲人的死亡,伟大爷讲了他妈妈得阿尔兹海默症的事。

呼兰说的那句“说了这么多,其实什么都没说,就好像过去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其实啥也没发生”,也很值得再三回味。

500

脱口秀舞台上的女演员,也在努力表达非常难得的女性视角。

这个我以前有写过,女性能够在舞台上,敢于调侃、冒犯吐槽大会,展现自己的幽默感,这件事本身就很值得鼓励。

先有表达,才会有改变。

奇葩说第四决赛_奇葩说第一季辩题_奇葩说第一季决赛上被删

《奇葩说》和《脱口秀大会》都有尝试在“表达”这个领域走得更远。

500

△我永远支持脱口秀女演员

03

为什么越来越不好笑了?

尽管做过尝试,但《奇葩说》和《脱口秀大会》归根结底是一个娱乐节目,一个综艺,他们还是需要迎合大众的。

一季不如一季,这是大部分综艺都会遇到的瓶颈。

毕竟观众是有审美疲劳的,如果只是重复不创新,很难继续保有吸引力。

而《奇葩说》和《脱口秀大会》更复杂一点,他们更像是一个职场,因为制作方米未和笑果本身就是一家公司,选手大部分是他们的员工。

所以,这里面就会有“抱团”的问题。《奇葩说》因为这个问题,不只闹过一次了。

而《脱口秀大会》,今年则因为“内部梗”浓度超标而频遭吐槽。

500

为了走向大众,节目本身也会做一些妥协。

比如节目会请一些明星做“嘉宾”,请到有综艺效果且能说会道的,当然是锦上添花。请得不好,就是反效果。比如:宋丹丹到《奇葩说》,周迅那英到《脱口秀大会》。

而《脱口秀大会》里拉宏桑的晋级,让所有看过前几季的观众都迷惑不已,这说的是脱口秀?但B站up主淘汰脱口秀资深演员这样的话题热度,则是妥妥能冲上热搜。

500

然后,因为这两个节目的选手,都是素人出身。而且又是一群自我意识特别强、很难被管理的素人。

所以,这里面埋的雷也不少。

这两个节目出事的选手我就不数了。(我这篇文章截图也在尽量避开有争议的人)

现在在视频网站上,《奇葩说》第一季和第三季都下架了,第一二季《脱口秀大会》则是大面积删减。

500

△杨蒙恩第三季这句吐槽很精准。

节目内部运作有问题。

节目外部的舆论环境,也在变化。

一些过去可以说的,现在好像又不可说了。

《奇葩说》的辩题,越来越鸡毛蒜皮,被熊浩吐槽像“牛粑粑一样烂”。

奇葩说第一季决赛上被删_奇葩说第四决赛_奇葩说第一季辩题

杨笠的“普信男”引发的大规模网暴,似乎让整个节目组都得了ptsd奇葩说第一季决赛上被删,导致这一季很多段子都被删。

这个问题也不能只怪节目组,杨笠去年说过,在“普信男”事件后,她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去说开放麦。

如果环境是宽容的,他们也不用这么担惊受怕。

500

还记得上一季的脱口秀大王周奇墨,在总决赛的段子最后补充了一句:“如果这一季我们哪个演员的段子,让你感受到了冒犯,请你听我解释,我们只是玩玩。”

太多的不可说、不能说,磨掉了《奇葩说》《脱口秀大会》原本的“锐气”。

被删减的语言,还能有力量吗?

我相当怀念当年那个百无禁忌的《奇葩说》,虽然那时的节目制作是那么的粗糙,虽然大家也有点口没遮拦,但那是一个个性张扬、热血沸腾的互联网时代。

我们都没有压抑自己的天性。

500

真的好怀念范湉湉这句话。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这么野性的呼唤了。

无论他/她说得对不对,表达是更重要的。

每个人都能快乐5分钟的前提是,每个人都能自由表达5分钟。

前提不存在,快乐这个结果自然也没办法成立。

500

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无能为力。

喜欢的综艺日渐无聊,喜欢的演员欲言又止。

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环境。

能做的,就只是作为个人,保持对表达的尊重。

前阵子,我和朋友去听了一场线下脱口秀,找回了遗失已久的快乐。

那一场,有孟川、伟大爷、皮球、陈晓靖。

讲得最好的,是伟大爷和陈晓靖。伟大爷说,这些全是线上没法说的东西。

虽然线下人少,但大家都在认真听呢。

我当下有点感动,真诚的表达永远打动人。

就像我写这篇文章,也许也没多少人看。

但我还是想表达。

我们曾经拥有一个语言多么丰富的世界。

我不想,失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