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国李雪琴|李雪琴说王建国和自己是双胞胎什么意思?李雪琴为什么这么说?

李雪琴说王建国和自己是双胞胎

9月22日,《脱口秀大会》迎来这一季的大结局,王勉不负众望取得总冠军。王建国顺利保住万年老二的位置。

首次参加脱口秀表演节目的天才少女李雪琴继爱因斯坦和她的宇宙观,这次再以麦哲伦和转圈人生观夺得第五名。

吴亦凡你真的很有眼光

第四期的演出中,李雪琴才说了30秒,大张伟就拍灯了。

当时李雪琴说,老板凌晨三点给她发微信,她没回,老板就觉得“她死了”。李雪琴接着抛梗:老板打通了她的电话,跟她了一句令她无比绝望的话,“这大半夜的,你怎么还睡觉了呢?”

这段刻画职场PUA表演,看上去仿佛是被折磨的社畜们所面临的日常。由此也引发无数网友共鸣,在网络上爆火。

但李雪琴的老板并不觉得她的稿子好笑,因为老板大概真的担心过她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不开。这个年近25岁的女孩,受抑郁症困扰已经3年,那一副了无生趣,看破红尘的面瘫样,也是因为她真的试探过死神的镰刀。

大张伟也曾跌落谷底,所以他一眼就认准了李雪琴是个笑中带泪“神经病”。

李雪琴本名李雪阳。作为短视频博主,她觉得李雪琴这个名字更有东北大妈的味儿。初中时,父母闹离婚给她带来不小的创伤,“(从初中开始)这个家是我撑起来的。我可能这么说有点夸张,因为我不赚钱。但是我是我妈唯一的精神支撑。”

为了不让父母操心,李雪琴维持着优异的成绩,直到考上北大。大三时,李雪琴觉察到自己情绪很容易低落,大四时李雪琴割了一次腕,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才去医院看医生开始吃百忧解。

在李雪琴自述中,一直谦称自己成绩好只是为了让父母满意或者随大流,但也透露出自己擅长考试,也很有头脑,大学毕业时看出在线教育前景很好,跨专业选择教育学,成功取得纽约大学的offer。不过她说是申请失败了才去的纽约大学,言下之意她并不看好这所世界排名第26的私立名校。

在纽约大学的第一学期,李雪琴的病情就出现了反复,不得已休学回国。2018年夏天,李雪琴回国跟朋友创业,业余拍起了短视频,理由是“无聊”。

2019年1月,李雪琴路过清华大学校门,想拍个介绍一下这个大门的短视频,随便在其中Cue了她喜欢的偶像吴亦凡。没想到吴亦凡回应了她的“隔空喊话”。李雪琴一夜成名。

她的“禀”就是真诚

因为“网红”这个身份,李雪琴被李诞邀请来参加《脱口秀大会》。在第一场演出中,李雪琴被反应强烈的现场观众打断了节奏。李雪琴说,完了,我还想上个价值观。

这是个笑话。就像李雪琴在第一场就在消解自己作为“网红”的身份,李雪琴也想消解“价值”,

“我就是要把那些东西消解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值得尊重和理解的。你不应该用一个很标准的价值观去说教别人或引导别人。”

她的脱口秀,就像她发的搞笑视频,不输出观点,就是分享一些她自己的事儿。

喜剧理论研究者宋启瑜告诉封面新闻,李雪琴好就好在她的真诚,“她就是本色出演,个人风格很明显。”宋启瑜表示,李雪琴的自然真诚态度,让她和观众形成一个特别好的互动场。

宋启瑜是“北脱圈”里的老炮。2012年,内地首批脱口秀团队之一,北京脱口秀俱乐部成立,宋启瑜是核心演员之一。

宋启瑜说之所以选择“脱口秀”,而不是“单口喜剧”,是有三层意思,一是“脱口”这个词特别适合这种表演模式:即兴的,脱口而出的;二是这也是种表演,即秀(show);三是“脱口秀这个名称在当时比较好推广,单口容易和单口相声混淆。”

宋启瑜说,线下的脱口秀表演和线上表演是两种不同纬度,表演方式也有很多不同“线上的(台本)要更有视觉性王建国李雪琴,要不断爆梗”。

这个表演方式,很适合做搞笑视频的李雪琴“我就是讲段子,逗乐,让大家开心。”

李雪琴在获奖感言中说,别人都在考虑要不要参加下一季脱口秀大会,她考虑的是要不要做一个脱口秀演员。

这是成功拿下王建国了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我是断断续续看的,有些段子还都是在抖音上看的,结果都已经落幕了王建国李雪琴,我还没有看全。你瞧,这就是生活的吊诡,《脱口秀大会》想让我们变得轻松,但现实是,我们经常没有时间轻松啊!

脱口秀为什么会唤起那么多人的共鸣?又何以让我们减压?我想,就是它在用幽默的方式化解人生的苟且、吐糟世界的不堪、冒犯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和秩序。都说喜剧的内核是悲情,脱口秀更像是小人物“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是嬉笑怒骂着撕开生活的不堪。你看那些选手说的,都是小人物的悲欢,小人物的尴尬
,小人物的坚持,小人物的倔强……他们也会调侃在场的名人明星,但打到的点,也都是他们小人物和脆弱的那一面,比如程璐调侃欠款6亿的罗永浩老师,“你不在乎钱,那你倒是还呐!”在巨大的命运面前,谁还不是个小人物呢?

看这些脱口秀的题材,大多都围绕着金钱、婚姻、职场、中年危机等这些最易引起共鸣的点,他们脱口而出,我们感同身受。有一期PK的主题是“不就是钱吗?”选择这一组很多都是实力很强的选手,为什么明知这是死亡之组,大家都还抢着要说这个主题呢?还不是因为钱几乎是绝大多数人最敏感也最脆弱的那根神经,一来几乎每个选手都有一本“血泪史”,二来也最容易说到观众的痒处和痛处。

说到钱,也就很容易说到职场,在工作中,谁还没有过看在钱的面子上受过的委屈呢?比如有一期李雪琴说,老板凌晨三点给她发微信,她没回,老板就觉得“她死了”。等老板打通了她的电话,又跟她说了一句,“这大半夜的,你怎么还睡觉了呢?”看起来好像很夸张,但现实中,有多少社畜一边害怕猝死,一边熬夜工作;在下班后还要像等待楼顶随时可能会掉落的靴子那样,等着接听老板突然打来的电话、等着回复工作群中随时发来的信息……而且像孟川说的:“想通过工作挣钱太难了,如果说工作是水,那些精英们就是深海鱼,在水里活得自由自在的又抗压;我就是只鸭子,我只擅长划水,而且老板给画的大饼特别不好使,鸭子不吃饼,还容易被饼卷起来吃了。”

我还特别喜欢杨蒙恩说甲方乙方那个段子,他说他不理解为什么大家喜欢叫甲方爸爸,因为“你对你爸不会那么好的”,在他心里,“甲方一直都是孙子,只有孙子,才会给爷爷提出那么多无理的要求……”可谓一箭双雕,把我们与父母之间、与客户之间紧张而微妙的关系刻画得惟妙惟肖,绝了。你越想,越会发出会心的笑来。

很多轻描淡写的笑,背后可能都是鲜血淋漓的痛。程璐在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接连几期都在用他和思文的离婚当梗开玩笑,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没人性”王建国李雪琴|李雪琴说王建国和自己是双胞胎什么意思?李雪琴为什么这么说?,但我觉得杨天真的话更准确些:“我觉得你们脱口秀演员,真的是职业性大于人性。”没有办法,不是程璐心理强大,而是生活和工作所迫呀!既然已经起飞,总不能再单打。有篇文章分析得好:“有些东西不是说放下就放下脱口秀演员
,说不干就不干的。”这就是生活的真相,很多事,我们身不由己,很多时候,我们只能被命运裹挟前行。

就像弗洛伊德说的:“没有所谓玩笑,所有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我们之所以会被这些段子触动,是因为这里面藏着我们真实的人生和心声,是在生活这一袭或貌似华美或其实残破的长袍上,焖是笑谈,挤血为乐。

《脱口秀大会》中的很多选手和段子,看起来都很丧,却又都很治愈,这看似冲突,但其实并不矛盾。当我们的生活紧张得像一个鼓足了气儿的气球,脱口秀则给了我们一个适时适当发泄的出口。它在消解一些意义的同时,又给生活赋予了新的意义;它在嘲笑苦难的时候,也给我们带来一丝慰藉。用悬疑小说大师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话说:“幽默感是用来防止理想破灭的措施,我们刻意用滑稽的眼光来看待事情,只因为我们知道,现实无法让我们满意。”

当社会在问我们:“你有病吗?”脱口秀则给了我们一剂精神良药,虽然可能只是安慰剂,但却可能会陪我们度过自己的至暗时刻、灰色时光。从这个意义上说,脱口秀大会上的这些选手,都是大笑江湖中的欢乐英雄。他们和我们一起,在苟且的人生中,用笑声向命运叫板和宣战:“世界以痛吻你,你扇他巴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