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大会王建国|王建国后悔谐音梗说太多被贴标签:自作孽不可活

(标题:王建国:什么都不顾做自己,大家最喜欢)

9月22日落幕的《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王建国再次屈居第二。

对2011年入行、《今晚80后脱口秀》第一批编剧王建国来说,并不是一个意外的结果。在9月22日播出的总决赛第二轮中,他事先根本没有准备什么稿子,因为此时的他,经历了一些生活上“打死也不会说”的事,开始怀疑起工作本身的意义,丝毫没有写稿的心情,“我真的不想写了,爱咋咋地吧,在台上自由发挥了一段。”

《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海报

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海报

大家都叫王建国为“建国”,这个名字最早出现在大众面前,还是在《今晚80后脱口秀》上。似乎不管主持人王自健在台上说什么样的段子,总能有办法将“建国打蛋蛋”这个陈年经典梗放置其中。这个段子也随着《今晚80后脱口秀》的热播,在最早一批脱口秀观众心中留有深刻印象。随着该节目改版,建国与李诞[微博]、池子[微博]等编剧一起,走上舞台,拥有自己说脱口秀的机会。

随着2017年笑果文化的成立和《吐槽大会》的播出,脱口秀行业极速崛起,李诞、池子两人凭借自己独具风格的幽默,成为这个行业里最快成名的两位明星,“建国打蛋蛋”这个梗也随着《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这两档笑果文化的节目,而成为只存在于极少数观众心中的过去式。

《吐槽大会》第一季最亮眼的,是池子、李诞和张绍刚

《吐槽大会》第一季最亮眼的,是池子、李诞和张绍刚

建国一直走在脱口秀的最前沿。在三季《吐槽大会》和第一季《脱口秀大会》中,他都是最活跃的选手之一,常常金句频出。用他的话说,在此前他经历过长期的编剧训练,“告诉我干这个就干这个,你(编导、制片)要怎么写就怎么写,写出来人家不满意就改”,让他非常擅长第二季《脱口秀大会》以主题为核心创作的方式。“最难写的就是泛主题的,一堆空话。有一期比赛就是怎么说都行,我反而写得很慢,自由发挥对我来说特别难。”

一天,10小时,5小时,甚至上台前的10分钟,这都是建国曾经在表演节目前进行准备的时间。作为唯一一位在积分赛时7次登上舞台,只有1次参加残酷开放麦没有进入正赛的选手,建国的快与稳,成为最大优势,“坐那儿就写,屏幕打开键盘拿出来,哒哒哒就开始敲,不用想。”在另一位选手呼兰眼中,建国非常具有天赋,“才华横溢,文字功底极其厉害”,而且具备短时间内稳定输出的一个人。“这一季我练出来了,你给我24小时能写出来,但他可能用时更短、输出更稳定。”

就算经验非常丰富,建国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的征途其实也并不顺利。第一期建国开场,不太好笑的段子里还有一个谐音梗“当机立断”,让李诞高呼“受不了”。这是建国跟呼兰一起想出来的段子。呼兰透露,两人在彩排后觉得段子有点平吐槽大会王建国,当天晚上在后台临时想的,想出来时,“我俩笑了至少有五分钟,他还夸我怎么想出来的,太好了,当时特别开心。”最终,建国与呼兰在积分赛中打成平手,共同入围半决赛。

王建国和呼兰并列第一29票,共同进入总决赛

王建国和呼兰并列第一29票,共同进入总决赛

唯一的遗憾,是原本没有胜负心、只想留下更多作品在舞台上的建国,并没有完成比赛开始之前的目标。“本来预计上个三、五期,然后其中一半能有传播出去”,最终在他看来,只有第七期讲孤独的这一个作品传播出去。“这一期我完全不迎合,我会删剪一些自己的感官,但我不说假话。后来发现什么都不顾地做自己,大家最喜欢。”

界面文娱对话王建国:

界面文娱: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你跟第一季一样得了第二,你怎么看这个名词?

王建国:很正常,太正常了,那一期本身是两段,我就没准备好,因为那时候真的不想写了。我也能写,是真的不想写了,那时我突然思考工作的意义,那几天反正经历了什么打死也不会说,是跟工作表演脱口秀无关的事,就是生活里的一些东西,但让我怀疑其了工作的意义,我觉得很虚无,这一切有个什么用啊,然后真的不想写了,算了吐槽大会王建国|王建国后悔谐音梗说太多被贴标签:自作孽不可活,爱咋咋地,第二段后半部分我就在台上自由发挥了一些,在台下组织好语言就上去了,一边说一边想,提词器上就是下台10分钟我想好的一些想法。我大概把这些很舒服地说了一说,表演地很舒服,当然很对不起观众,但没有,都最后一期了,有啥?

界面文娱:表演了这么久脱口秀,此前有过脱稿自由发挥的经历吗?

王建国:没有过只有10%的稿子而其他全部脱口而出这种情况。它不是因为脱口而出才叫脱口秀,是音译而且翻译错了。如果随机的感觉能非常有效果还行,但我不觉得一个急智会比得上长期沉淀的一篇,哪怕是一个晚上尽心写的东西。真正好的稿子,不是即兴能弄出来的。

《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总决赛,邀请徐峥担任嘉宾

《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总决赛,邀请徐峥担任嘉宾

界面文娱:最早在《今晚80后脱口秀》认识你吐槽大会王建国,是如何走上脱口秀喜剧编剧这条路的?

王建国:我大学学的建筑类的工程管理,出来干监理的,跟喜剧完全没有关系。我就是在网上发段子,那边(节目组)看到就说过来试试看,我当时刚毕业没找着工作,就去试试看。确实找不到别的工作。

界面文娱:通常都会说东北人生活中就很好笑,你从啥时候开始把这些笑话当做段子写下来的?

王建国:没觉得是什么特定的幽默要写下来,就是觉得好玩,高中的时候会写一些(小说),但都没发表过,因为写的很烂,有时候课间或者上课的时候,溜个号什么的写在本子上,不管是段子还是小说,比上课好玩,写东西是一个消遣吧。那时候就在类似微博的平台,或者BBS上。

界面文娱:第一次尝试通过写段子获得收入是因为什么?

王建国:好像是毕业之后,那一阵在新浪微博里参加一个线上段子大赛,赢了一部 4,差不多就是我拿到那手机的时候,4S就发售了。那段时间还去网易微博写,一个月一千多奖励金什么的。

界面文娱:你加入节目的时候,国内连脱口秀产业都没形成。

王建国:那我自己的水平就更没型了,你想我22岁,毕业半年多找不着工作,管它什么行业,先干着呗,就没细想,给钱就做了。当年就是一档节目,根本没有说来做脱口秀事业,什么都没有,我就是来当写稿的人,都不算正式编剧,就是节目编剧,专门写节目、写段子的那个人。

界面文娱:当初开始写的时候,你们团队几个人?

王建国:第一批来是四个,我,李诞,赖宝老师,还有里八神老师。好像里八神老师就来了一回,我也不知道节目组怎么运作的。赖宝老师干了很久,后来他好像有别的发展,就不在这儿干了。我们三个干了一阵,又进来很多编剧,也有走的脱口秀大会
,反反复复就我和老李(李诞)时间最长吧,再加上自健(主持人王自健)。

《今晚80后脱口秀》时期的王建国

《今晚80后脱口秀》时期的王建国

界面文娱:你在当时如何在稿子里找到适合脱口秀的搞笑感的?

王建国:因为贫穷,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告诉我干这个就干这个,你(编导、制片)要怎么写就怎么写。自健有他自己的标准,他说要什么我就写,写不出就改,根本没有(去深入思考),就是活儿。跟人家写,我要什么风格啊。

界面文娱:在当时还没有风格化的创作理念?

王建国:对,就是自己觉得什么好玩写什么,很雏形,写出来人家不满意就改,改到不满意没办法,这钱就赚不着了。

界面文娱:当时出现最多的就是“建国打蛋蛋”这个梗了。

王建国:是,因为这个段子好写,实在写不出来,写这个在当时现场的效果肯定是有保障的,大家能笑。其实是很投机取巧的、很不好意思的方法。低端梗嘛,这种包袱很低端。

界面文娱:在节目中有一个最大的改变,是你们几位编剧在节目中亮相并讲段子了。

王建国:其实当时是叶老师(该节目总导演叶烽)让我们上台,上一次几百。我说要上。其实一开始不想去,很抵触,觉得自己就是幕后的编剧,但有钱赚那就去呗。

界面文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会按照脱口秀的特有形式去表达?

王建国:之前一直没有,我就是卖货,我2011年入行嘛差不多8年,一直到大概后面的三分之一段,才有想过怎么把我这个东西弄得(具有风格),也是因为我开始说脱口秀了。(界面文娱:那时候差不多开始做《吐槽大会》了。)对,因为前面,我不上台光写,所以人家要什么就写什么。

《吐槽大会》第一季登场的王建国

《吐槽大会》第一季登场的王建国

界面文娱:李诞之前会说一些对脱口秀风格的理解和方法论,你们平时会交流吗?

王建国:没有,估计他也是采访的时候无话可说了,随便来点什么,我也没见他对这些东西有什么理论。就算有理论也是近些年的事,最开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不在意这些。

界面文娱:自己上台说脱口秀之后,对比之前只写稿奇葩说
,在创作中会带来一些改变吗?

王建国:有,现在自己说,就要按照自己的语言节奏调一调。其他的其实都一样,如果不想表达一些强的观点输出或者个人风格,只是上台说段子逗大家笑的话,谁写的拿来演都能笑得出来。

界面文娱:第二届《脱口秀大会》的一个特点,就是选手们都在进行表达,因为节目有主题吗?

王建国:主题是主题,表达是表达,主题是节目定的,可以压着走也可以不压着,其实无所谓,表演扣不扣题不重要,好笑是最重要的,有人追求一下不好笑的观点输出,我偶尔也这么干,也行。但表达呢,只搞笑也行,但纯搞笑传播力很小,除非真的很好笑。主题和表达,都是某种节目形式所必须的,我们《脱口秀大会》就是这样,像《吐槽大会》就没主题了嘛,甚至也没表达。

在线下说脱口秀的王建国 图片来源:笑果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