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大会庞博|你怎么看近日阎鹤祥与庞博的对谈?

泻药,在哪能听到呢

听完了,来正经答题~

首先先介绍一下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谈话,起因是故事fm之前做了一期阎鹤祥的专访聊相声的话题,然后节目中阎鹤祥顺带提到了脱口秀,他觉得脱口秀就是相声的雏形,认为脱口秀演员不应该学习西方的东西,因为英文和中文完全不一样,所以应该跟老祖宗学相声如何表达,结果这一段在脱口秀行业“反响热烈”,然后很多脱口秀演员联系到了阎鹤祥进行了交流脱口秀大会庞博|你怎么看近日阎鹤祥与庞博的对谈?,于是就有了后面的两个节目,第一个是阎鹤祥被北京单立人请到现场听了场商演,然后去故事fm又做了一期阎鹤祥返场专门聊脱口秀,第二个节目就是这个跑笑果来和庞博对谈。

故事fm的阎鹤祥访谈:

故事fm阎鹤祥返场聊脱口秀:

脱口秀演员庞博妻子_脱口秀大会庞博_脱口秀演员庞博老婆

笑果的阎鹤祥与庞博对谈:

先说GQ这个节目的整体感觉,就是阎鹤祥是很认真的在聊,但是他其实不是很了解脱口秀,有些结论有点武断。而庞博根本就没想认真讨论问题,我觉得他请阎鹤祥来做这个节目就是为了想从相声行业引些流量给笑果和脱口秀行业。

从节目的效果来看,阎鹤祥一直在输出,而庞博基本属于捧哏的状态,我觉得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阎鹤祥在最近的节目里就是输出欲很强,故事fm是个单人采访节目,需要的就是他这种输出观点,所以这次对谈他也惯性思维很有输出欲望。但是笑果这次做的是个现场有观众(而且大概率是脱口秀观众)的聊天节目,我觉得定位和纯粹的价值输出还是不太一样的。如果熟悉北京单立人的听众会知道有一个叫谐星聊天会的音频节目,基本也是这种形式,我一直听下来感觉喜剧厂牌做的这种现场谈话节目,第一任务是好笑,所以如果一个话题开始认真了台上的人会马上把这个话题往沟里引来制造笑点,因为对于单口喜剧演员来说,如果聊天太走心了场子就冷了,这样是对不起观众的。所以在这个节目里,庞博基本都处于一个“救场子”的状态,他基本都是在阎鹤祥的话里刨梗来逗大家笑,自己没有太多输出的精力了,结果让这个所谓的对谈有点不太对等。就算这个节目没有定位非要搞笑,我觉得单口演员都有一个心魔,就是最害怕自己在观众面前说了一大段最后他们不笑,这简直形成了一种生理上的不适,结果就是一定要把话题引向好笑。我觉得这场谈话主持人没有发挥很大的作用,如果是主持人来负责刨两个对谈嘉宾的梗来维持场子热度,让嘉宾可以更专注于输出效果会好很多。

而且从阎鹤祥和庞博聊天的方式上也可以看到单口演员和相声演员的思维差别。单口演员多少也会接触同为美国喜剧门类的即兴喜剧(),即兴喜剧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在现场即兴发挥的喜剧形式,这里面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就是“是的,而且”,就是后面的人一定要顺着前面人的思路,然后发展出更夸张的笑点,a说出一个前提,b就顺着这个思路来找梗,然后c把b的梗当作前提再来找梗,这样一翻一翻的下去,直到翻不动或者离题太远为止。所以你如果仔细听这个对谈节目,庞博在阎鹤祥说完之后,无论他同意不同意这个观点,都是先顺着这个思路来找梗。但是阎鹤祥就是一个相声的思维,他是逗哏把包袱包上了,如果庞博接出梗了,那就是捧哏把包袱解开了,这段就算成功了,他就继续往下讲新的一段,他自己出的包袱也基本都是在自己的内容里带出来的,很少在庞博的内容中找梗,所以这两个人聊天很少出现两个单口演员聊天那种一翻一翻出笑点的感觉。

脱口秀大会庞博_脱口秀演员庞博老婆_脱口秀演员庞博妻子

另外我觉得庞博其实有点怕言多必失,因为脱口秀演员真的是很弱势的群体,看杨笠和norah在知乎上被骂成什么样,演员自己首先都不敢出声,笑果也不会维护他们,只有可怜的几个粉丝帮着说两句。但如果阎鹤祥如果被这么骂,很难想象作为师傅的郭德纲和德云社不为他出头,其实这也体现了两个行业的差别,脱口秀演员相对独立,即使签约了一个厂牌也有很大自由度,想辞职就辞职,但是厂牌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平台,其他的一切都要自己去解决,非常的商业社会逻辑。而相声拜师是一个头磕到地上,是家庭逻辑,你在门下出了什么事大家庭都要管脱口秀大会庞博,但是你要是不想干了那可就是叛逃师门十恶不赦。所以阎鹤祥有些话讲的其实挺口无遮拦的,比如上来就说上海观众素质高,这话脱口秀演员可不敢这么说,之前有脱口秀演员的节目聊到过上海好演这个话题,说的是“北京的观众其实已经非常好了,但是在上海演是真的炸”,他们连北京观众没有上海观众爱笑这种话都不敢说,更不要说上海观众比北京观众素质高这种话了,估计庞博当时听了这个都在冒冷汗。除了开头这个说观众的话还有说杨笠“视野窄”,这种在脱口秀演员看都属于措辞不当,很容易被贴上“侮辱女性头发长见识短”之类的骂名,当然阎鹤祥想说的是人家视角“细腻”,但这种口误也体现了他其实一直是被保护的很好,所以没有形成长期处在险恶媒体环境的脱口秀演员的那种及其敏感的神经。

另外换一个角度,庞博他们现在处在脱3刚结束正在疯狂变现的阶段,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少说话多捞钱,万一说错哪句话代言广告一撤资可能全都白忙活了。而阎鹤祥属于搭档单飞自己也上不了什么综艺的尴尬阶段,想求变,所以会说的比较多也比较深。

然后说一说我对聊天的某些话题的自己的理解,先说明我算是半个脱口秀从业人员,对相声不是很了解也不太能欣赏,之前去现场听过德云社的相声,中间还睡着了,所以我说的话是我个人想法,肯定屁股是歪的。

首先阎鹤祥谈到地域问题脱口秀大会庞博,说脱口秀以后也肯定会分南派北派,我觉得不会。因为首先最主要的原因上边也说了,脱口秀是一个很个人化的东西,在国内到目前为止都不需要拜师,很多脱口秀的教材都可以买得到,一线城市也有很多对新人开放的开放麦,所以脱口秀演员不会像相声那样扎根于某个集团,即使他签约了某个厂牌,内容也是极具个人风格的。比如杨笠和杨蒙恩,原来在北京的时候就是单立人的演员,到了上海就成了笑果的演员,但是讲的还是他们自己的段子。庞博提到的厂牌和地域观众对表演的影响肯定是有,比如笑果更关注于做线上节目,所以对段子的尺度要求就严很多,演员在创作的时候就会更多的去避开这些内容。再比如一个在北京长期表演的演员,到了深圳面对广东观众的时候有些东北话的梗就完全响不了,他们也会反思,以后巡演的时候要避开这些内容(比如节目中阎鹤祥在上海观众面前提了簋街,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地域梗失效的例子
,主持人还提醒了一下,但是他却没意识到)。但是即使这样单口演员的价值观,表达方式,创作理念都是很个人化的,而在单口演员眼里,一个优秀的演员就应该是个人化,并且越多地域的人能接受越好。就好像大家会说路易ck是黑暗喜剧,说宋飞是观察式喜剧,但不会说路易ck是华盛顿喜剧,宋飞是纽约喜剧。对于想了解西方著名脱口秀演员风格的朋友,推荐周奇墨做的知乎盐选节目

第二阎鹤祥认为脱口秀就是相声的雏形,甚至觉得以后脱口秀也会发展出两个人来说,这个我觉得就有点武断了。从故事fm的访谈中就能感觉到,就是阎鹤祥对脱口秀(单口喜剧)其实不是很了解,他的偏见其实反映了大众的认知,就是觉得脱口秀是一个新鲜事物,是一个婴儿,发展的还不完善,英文脱口秀和中文共同点很少,西方人的经验没法用,所以他把相声放在了一个老前辈的位子上,认为脱口秀这种形式以后肯定会走相声的路,说话带了很多说教的语气。但其实并不是,喜剧的原理远比他想象的通用,比如他在故事fm返场节目里举的三翻四抖的例子,说是中国老祖先留下来的,但其实在程璐他们翻译的美国教材《手把手教你玩脱口秀》里面就有一摸一样的例子:

脱口秀大会庞博_脱口秀演员庞博老婆_脱口秀演员庞博妻子

脱口秀大会庞博_脱口秀演员庞博老婆_脱口秀演员庞博妻子

《手把手教你玩脱口秀》节选

所以其实脱口秀已经是一个发展很成熟的艺术形式,有自己一套成型并且实验多年的方法论,而且西方人很愿意写书,并不像中国这些传统手艺人那样只是口口相传,所以中国这些脱口秀演员其实可以说是能得到西方多年积累的经验的,并不像阎鹤祥想得那样还是一群小学生。回到脱口秀会发展出两个人这种话题,其实庞博已经很婉转的表达了自己的不同意,而且这个论点根本不需要脱口秀演员去反驳,于大爷前几年就反驳过了(下面视频14分钟处)。

我最不认同的就是阎鹤祥对版权保护的态度,注意不是观点,是态度。他的观点是大家应该一起保护版权,但当自己犯了错时态度却是搪塞。其实阎鹤祥无论是故事fm还是这个对谈,都是很勇于揭相声行业的短的,上来就说相声行业版权意识差,脱口秀行业这一点做的好。但是在故事fm返场的时候,他完整的描述了一个演员线下商演的两个段子,这件事从版权保护的角度来讲和在现场录音然后传到网上传播没有区别,但就是在此时,其实我个人都是不会怪罪他的,毕竟他也说了相声行业一直以来就是这种意识,甚至我觉得中国一直以来就是比较欠缺这种版权保护意识,他这样也是无心之举。但是这次对谈庞博已经非常明确的把他复述人家段子这件事和业内人的反应给指出来了,明显是想要他一个态度,但他竟然用一个他师傅说好段子是抄不走的理由给搪塞过去了。他说这个观点虽然没有错,单口的教材里也提到过要创作别人家偷不走的段子,但这就好像有人去你家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弄碎了一个碗,只要他道一句歉客气一下你也不会追究,但他却说我们家用的都是不锈钢的碗,不怕摔。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想?而且这种狡辩的态度让他之前说的相声行业抄袭的观点都变味了,因为他一直说的是大家都在抄他师傅的段子,这就让人感觉他不是在呼吁行业变好,只是在一个受害者的姿态上喊冤而已。而且德云社也不一直是那个受害者,之前张鹤伦就抄了rock和王勉的段子。

脱口秀演员庞博老婆_脱口秀演员庞博妻子_脱口秀大会庞博

脱口秀演员庞博妻子_脱口秀大会庞博_脱口秀演员庞博老婆

脱口秀演员庞博妻子_脱口秀演员庞博老婆_脱口秀大会庞博

在我看了之所以脱口秀能火起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个行业学来了西方的版权保护意识,才诞生了这么多优秀的脱口秀演员和内容。其实在美国这个行业的版权意识更强,线下演出哪怕是开放麦,工作人员都会在开始演出之前检查观众手机并且密封,演出途中密封的手机必须放在桌上,避免一切泄露段子的可能。在国内虽然主持人在开场会说大家不要录音录像,但是其实观众想录演员也是没办法的,所以国内现在脱口秀行业完全挡不住行外人来抄段子,而且也有行内人靠抄段子生存的,比如抖音上挺火那个严值高,但国内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也很本土化,就是你抄你可能会骗到观众,你就不被行里人认可。就是这种精神,才能让脱口秀大会上出现呼兰这种写作能力超强,但是自己连气都喘不匀的优秀选手,试想如果国内脱口秀是相声这种环境,呼兰上了几次开放麦,就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写的段子让知名卡斯去节目演了,他还会继续坚持做脱口秀吗?前些年原创歌手是怎么过来的?中国的单机游戏厂商都是怎么死的?大家应该还都记得。

当然阎鹤祥也说了很多很值得单口演员学习的地方。

比如相声演员对不同场面的适应能力。国内的脱口秀确实线下现场太友好了,西方的脱口秀教材里都有讲过脱口秀演员要如何讨好酒吧服务员,让她在你演出的时候不要过来送餐和大声给客人点菜,这和阎鹤祥说的在茶馆演的时候的混乱如出一辙,而现在国内线下的开放麦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观众都是买了票的,都会很认真的听演出而且很少会乱接话,举办的场地也很配合,我作为一个跑开放麦的爱好者很多时候都感到脸红觉得自己不配这样的观众,而且有些新手演员和主持人毫无技巧的冒犯观众,观众也只是不理他,这些演员不被打真的是已经谢天谢地了。而阎鹤祥讲到的面对大场面的问题,也是单口演员很惧怕的,因为一直以来国内单口演员面对的就是几十人的开放麦和小几百人的小剧场商演,更大的剧场意味着单口演员失去了和观众的情感链接,因为在小剧场哪怕演员自己不互动也会有其他演员当主持人先互动好久来热场,演员开始讲段子的时候场子已经很捧他了。而我之前看线下相声一开始报幕的上来就说“相声大会现在开始,下面请听第一个相声xxx,表演者xxx”就下去了,我当时就想这我要是上去演,场子这样可咋演啊。国外的单口演员最终是要走向个人专场的,而且那种大剧场也都是没法互动的,所以单口演员确实没有而且急需相声这种大剧场演出的经验。

还有一个很神奇的就是阎鹤祥说一个段子可以有多个底的选项来防止破梗,这个真的是单口演员认知的盲区,如果有人能写出这种段子那真的是神了,而且我觉得这个不仅能解决被破梗的问题,还能解决上线之后的段子没法在线下继续讲的问题,你想象一下一个演员在线下讲了一个线上节目说过的段子,底下的观众刚要骂街,发现这个段子的底变了,这是多么神奇的体验。

脱口秀演员庞博老婆_脱口秀演员庞博妻子_脱口秀大会庞博

还有谈到内卷的问题,感觉庞博没有认真回答,我个人觉得单口行业之前执迷于线下小剧场有点内卷的问题,因为小剧场真的是单口演员的舒适圈,但是这个亚文化舒适圈也限制了这个行业的发展,自从笑果把单口搬到了综艺,单口演员面对了大众媒体的腥风血雨,表面上很多人被骂的很惨,但相对应的带来了整个行业的繁荣,他们自己也获得了更多的收入和出圈的机会。最开始提到的那个北派南派的问题,其实要说有也真的有,但不是风格区别,是坚持走西方老路还是自主创新的区别。现在北京的俱乐部在商演的时候还会和观众解释这个脱口秀其实叫单口喜剧,而且像王勉这种音乐戏剧和昌叔梓浩这种漫才表演都是另外一个专门的场次来演,而且有的小酒馆的开放麦居然还给配凳子,总之就是很尊重单口喜剧这个门类的形式,哪怕是要创新,也是做福鹿秀这种copy西方单口演员出圈的方式。而上海好像就不太纠结这些,反正搞笑的东西都能一起演,而且内容制作更多考虑线上传播,李诞和王建国也说过“脱口秀就应该告别线下”“小剧场都是幻觉”之类的话。

说了这么多还是很佩服阎鹤祥能在公开场合这么敢说心里话,因为这个节目基本上都是在聊脱口秀,相声的事情阎鹤祥自己已经剖析的很透彻了,所以庞博也没怎么深入的参与相声的讨论,也就不会显示出脱口秀演员对相声的不了解。而且阎鹤祥这几个节目这也给脱口秀带来了更多的关注度,用石老板的话说叫相声的大手牵了下脱口秀的小手,只是我个人本来期待的是中西在逗人笑这件事的技巧上能有很多交流,结果好像庞博不是很想代表西方单口喜剧聊这个话题。

最后吐槽一下笑果这个音频制作,中间一段剪的内容都接不上了,而且很多地方的罐头笑声也太明显了,这又不是讲段子节目干嘛贴那么多假笑声呢。

看了一些评论和其他回答,想补充一下相声和单口喜剧在整体框架结构的区别。

因为我说了自己不太了解相声,所以说的可能不对,我看很多人提到了相声有“梁子”,我理解这个梁子就是含有戏剧冲突的故事框架,相声演员的创作和表演都是把这些传承下来的“梁子”进行二次创作和演绎,这种二次创作有浅层次的和深层次的,浅层次的感觉类似于评书,就是人物还是那个人物,事情还是那个事情,不同演员只是表演上语言上的差别。深层次的二次创作可能是演员自己重新写的故事背景和人物,但是可能里面的核心冲突还是老的“梁子”,这就好像有人说“今天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莎士比亚都写过”一样,人类上下五千年就是那点事。

单口喜剧的特点就是一般没有一个贯穿表演始终的故事梗概,我觉得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单口喜剧有一个核心要求就是讲自己。讲自己就不能讲故事吗,当然能,有的演员就有故事专场。就算不是故事专场其实演员的很多段子本身也都是一个个小故事,只不过有长有短。但是因为要讲自己,所以故事也必须是自己,可以是身边人的但起码要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讲出来,所以这个故事一个演员说出来,那就是他自己的,不能像相声那样把故事梗概流传下去,很多人不断地完善加工,然后成为自己的东西。

我个人觉得这里没有谁高级谁低级之分,但有一点是共通的,就是时间久了大家对表演的要求肯定都不局限在搞笑本身,相声很多内容可以不搞笑,大家可能去欣赏的是创作和表演,单口喜剧观众欣赏的是这个演员的观点和洞察,然后就像阎鹤翔说的脱口秀大会
,最终还是欣赏的是演员这个人,只不过国内单口喜剧作为相对新兴的形式,观众和传播形式对单口喜剧的内容创作还是有很多的限制,其实在单口演员的线下个人专场,就能听到很多平时线上甚至线下拼盘演出都不会出现的有深度的段子,所以还是推荐有兴趣的朋友去听线下专场,和脱口秀大会无论是从内容还是气氛上都体验完完全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