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季脱口秀大会|《脱口秀大会》进入“冷静期”

文 | 文娱价值观,作者丨陈桐,编辑丨美圻

随着呼兰捧回2022年度总冠军的奖杯,《脱口秀大会5》上周总算在骂骂咧咧的差评声里迎来了总决赛,备受争议的领笑员阵容又变了,鲁豫回归、鹿晗加盟,鲁豫中规中矩中有点儿尬,鹿晗尬得有点儿中规中矩。王勉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多少还是有点新鲜感和期待的,结果只记住了大老师的谐音梗。总决赛一鼓作气让观众爽一把的美好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

一档综艺做到第五季,已经到了疲惫期,如果没有新的突破,影响力和流量很难维持。上一季领笑员虽然也开始拉胯,但李诞提出的“每个人都可以当5分钟的脱口秀演员”相当有效,涌现不少新鲜脱口秀演员。李雪琴走了,来了徐志胜、邱瑞和杨波,特别是徐志胜和何广智的CP实在太有意思,贡献了不少金句和名场面。

第五季那英和周迅表现平平,没有了罗永浩的大局观和专业性点评,领笑员里好像缺少了一根定海神针。虽然大张伟在努力地插科打诨,但经常化解不了尴尬的局面。加之剧本痕迹太明显和新人不给力,直接导致这一季口碑暴跌。综N代的疲惫期魔咒,《脱口秀大会》依然没有成功跳出。

阎鹤祥曾说过:当初相声所经历过的一切,脱口秀迟早也要经历。从草根到大舞台,从家喻户晓到无人问津,从异军突起到审美疲劳,语言类艺术最终都有它的宿命。不知道,第六季《脱口秀大会》还有没有,如果有,它又能怎么办?

脱口秀大会苏醒的眼神_脱口秀大会 男女之间_第五季脱口秀大会

在争议中坍塌

11月16日晚,《脱口秀大会5》终于迎来了总冠军之战,一众选手使出浑身解数向着总冠军进发。在激烈的比拼后,最终由已经参加四季节目的呼兰夺得2022年度总冠军。

五年来,呼兰一直在坚持,他的表演可能不是最好的,但表现却是老演员中最稳定的。毕竟,同为老人的王建国已经写不出什么东西了,上一季尝试创新搞漫才一年一度喜剧大赛
,结果也以失败告终,这一季在半决赛中更是倒数第一惨遭淘汰。

跟第一季、第二季的小声量,第三季、第四季的炸裂相比,第五季让人爱恨交加,伴随着领笑员不好笑、段子质量下滑、老演员内部梗等呼声,在争议中落幕的《脱口秀大会5》,直到最后依然未能止住口碑滑坡,一度跌破5.0的豆瓣评分也由此成为历年最低的一季。

看完这一季的整体感受是:很难笑出来,节目死气沉沉日薄西山,各种老套陈腐的阶级和规则压迫感极强,看得人很难受。

突围赛晋级的规则有明显弊端,选手只有获得领笑员的“4灯”就可以直接晋级,即使没有“4灯”,只要无人抢麦或者PK胜利,哪怕只有“2灯”选手也照样晋级。这意味着,任何一名领笑员都有权利决定选手的去留,但如果领笑员不够专业或者主观性过强,那么晋级的选手质量可想而知。

第五季脱口秀大会_脱口秀大会 男女之间_脱口秀大会苏醒的眼神

不幸的是,这一季拥有“生杀大权”的领笑员偏偏又是实力最拉胯的。周迅和那英在自己的领域出类拔萃,并不代表她们在陌生的语言艺术领域就可以如鱼得水。呼兰、鸟鸟等人奇葩说
,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创作的一些“高级梗”第五季脱口秀大会|《脱口秀大会》进入“冷静期”,是没有受过这方面熏陶的领笑员无法领会的,“听不懂”导致现场效果冷场,也影响对拍灯的判断。

这一季的小鹿,因为周迅“忘拍灯”了,结果她就以一灯之差被跨界参赛的视频博主拉宏桑淘汰,领笑员拍灯的主观随意性太强。让选手晋级之路很难真正公平。

作为观众,理解综艺节目的娱乐和话题需求,也知道小鹿后面肯定要被复活回来。但第一集就把观众当傻子这样肆无忌惮演,谁看了不倒胃口?后来,连周迅的粉丝都看不下去了,在微博“委婉克制”留言:别再上节目了,多接好剧本,过好自己的生活。

很多时候,选手说5分钟脱口秀,其中有5秒的表演“炸了”,剩下4分55秒很平庸,结果“4灯”晋级。另一个人5分钟每秒都在水准之上,但始终没有一个所谓的“爆点”,照样淘汰。另外,两个文本的质量不相上下时,表现更好的却拿不到更多的票,同一个理由可以用来对一个选手加分,也可以用来对另一个选手减分,明显的捧人踩人倾向让所谓的“公平竞演”成了笑话。

最后,李诞也不得不承认节目规则不够完美,容易造成强者被淘汰。作为对比,同期播出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却鲜有人指责赛制问题。

一方面,《喜剧大赛》的领笑员懂喜剧更专业,《脱口秀大会》的领笑员后面有进步,但前期太败好感。另一方面,《喜剧大赛》限制了导师的权力,会长的一票等于观众的一票,而不是《脱口秀大会》的5票(后来改成2票),导师们并不能决定一名选手的“生死”,限制了个人行为对结果影响过大。同时,《喜剧大赛》导师们的投票观众是看不到的,而《脱口秀大会》那个灯格外醒目,极大可能影响现场的氛围和观众的判断。

第五季脱口秀大会_脱口秀大会 男女之间_脱口秀大会苏醒的眼神

不好笑可以,但请有趣

除了赛制本身,这一季整体内容输出水准不在线,段子不好笑,对于脱口秀节目来说才是更致命的。

在节目里,选手江梓浩说出了自己的困惑,“我们真的在很认真的做脱口秀,而且每个人真的都非常的困难,现在给我一种感觉,我们明明想让大家开心,搞得大家不开心,我们也不开心。”不仅是江梓浩,经过几年的消耗,几乎所有选手无一例外都说到脱口秀难做,段子难写。

这一季新人相比前几季实力整体下滑,没有了徐志胜、李雪琴这样开口就能炸全场,凭一己之力可以带动节目出圈的爆炸型选手,毛豆算是为数不多有亮点的新人,除了段子整体水准在线,个人魅力和亲和力也有加分。但多数新人们都是各社会群体的代言人,社会意义远大于本身实力,虽然节目不断重复强调“这届新人很厉害”第五季脱口秀大会,但强捧必反噬,观众不会因为说的多就会被洗脑。

由于实力本身不过硬,这一季很多新人选手表演时往往刻意会把领笑员拍灯与否作为评价标准,而不是好不好笑,仿佛领笑员拍的不是灯,而是选手的心脏启搏器。拍一下就能振奋,都不拍选手整个心都要凉透了,后面的表演明显会泄气。

和新人们相比,老人们则选择了更“简单安全”的方式,在延续自己人设的同时,大量使用“内部梗”,技术流替代了感情流,关键是,真不好笑呀。就连最烦“谐音梗”和“内部梗”的李诞,都在开场拿呼兰的股票和自己的离婚当了段子。

第五季脱口秀大会_脱口秀大会苏醒的眼神_脱口秀大会 男女之间

这一季节目,曾经那些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笑料没有了,只留下一个单位同事之间的斗嘴和吐槽。谁管你离婚?谁管你公司内部文化?清一色这些无聊梗,真的很烦。

诚然,脱口秀不必一个包袱接一个包袱,每秒都在搞笑,但段子本身必须有趣,脱口秀这门艺术很大程度是内容层面的多元化以及内容表达的多角度。如果在一个所谓的流量话题下持续输出,会有风险,短期内效果也许还好,但观众很快就不会为原创动力不足,造梗能力减弱的段子买单。

离婚夫妻程璐和思文,阴差阳错地被安排在一组,说没剧本估计没人会信。思文说,在一起时不磕,分开了才磕。程璐在聊离婚时,不仅调侃了自己的婚姻,也带上了李诞,难兄难弟势必在离婚的道路上结伴同行。必须承认,这样的自我调侃的确能带来流量,只是,这样的离婚梗,到底还能走多远?

倔强地坚持不愿讲离婚梗的海源第五季脱口秀大会,很遗憾离开了舞台。走之前,略带沧桑的海源,宣布从此不再参与《脱口秀大会》。上一季原本走丧路线的鸟鸟,突然画风一转,主动谈起了男女话题,结果她的气质和这个话题违和,笑果很差。

除了“谐音梗”和“内部梗”,各种神烦的谐音梗更是不好笑,很多包袱都是臆想,翻来覆去就是那些,出圈的段子几乎没有,观众也审美疲劳了,有种才华山穷水尽的感觉。

脱口秀进入冷静期

第五季脱口秀大会_脱口秀大会 男女之间_脱口秀大会苏醒的眼神

在总决赛落幕后,有网友对笑果文化喊话:“放过我的脱口秀大会吧,放过它也放过你自己。”

追完这一季《脱口秀大会》脱口秀大会
,想起知乎上有一个挺火的问答,“中国脱口秀有什么优点?”网友们的回答一针见血:“带你重温两年前的网络段子。”在如今网络发达的时代,网上一有什么梗很快就会传个遍,大家明显不愿意再看到炒冷饭的段子。这一季节目,虽然没有太多网络流传的段子,但“离婚梗”、“内部梗”和“谐音梗”效果同样很一般。

这几年,乘着喜剧综艺复苏的东风,脱口秀很很火,作为“推手”的《脱口秀大会》功不可没。这档综艺陪伴观众五季,把从前只能局限于小剧场和开放麦的节目形式拿到台前,直接带动脱口秀行业发展,让不少脱口秀演员在疫情中还能有饭吃,甚至还踏上了黑红之路。

看得出来,《脱口秀大会》仍在努力让这个走到第五季的IP继续焕发生命力,各种变化与创新都说明了笑果对这个IP的珍惜与重视。但同时,笑果是一个新兴行业里“独大却弱”的公司,《脱口秀大会》也站在行业天花板这个位置。老演员的产能被消耗殆尽,新人演员又青黄不接,被行业虚火遮蔽的种种问题,在节目不可避免走上下坡路之后,都会集中爆发出来。

另一方面,脱口秀这门生意,也面临新的危机。这一季《脱口秀大会》段子质量下降是不争事实,为了减少争议和规避风险,很多题材不能涉及,很多内容只能浅尝辄止,这种主动或被动的躲避,使“犀利”少了,剩下的全都是隔靴搔痒的“迎合”,冒犯的艺术离开讽刺和批判,其魅力和价值也就大打折扣。

当一档昔日的王牌节目走过第五年,在有限的尺度上,要继续负重前行确实面临着种种困难。对脱口秀行业和笑果文化而言,接下来应该进入一段“冷静期”,认真面对问题和争议。脱口秀行业如何重拾辉煌,如何持续发掘创作、表演人才并开发新的产品和业务模式,这些都是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