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胜女朋友|# 徐志胜的话缓解了我的焦虑 #

自从《奇葩说》的辩题一季比一季无聊,讨论的东西越来越鸡毛蒜皮以后,《脱口秀大会》成了国产综艺里硕果仅存的,少有几个在表达上还让我觉得有意思的节目。

这位「脱口秀界的鹿晗」,为什么治好了我的容貌焦虑?_第1张

上一季,杨笠一句“普信男”把两性话题推向风口浪尖。

这一季,播了5期,相对比较出圈的,是“容貌焦虑”。

当然,是“反容貌焦虑”。

终于有男性理解女性的容貌焦虑

没有人比脱口秀演员更适合讲“容貌焦虑”这个话题。

因为大家对谐星都有一个刻板印象,总觉得他们的长相是搞怪的,有喜剧色彩的。

太出众的长相,反而会影响演出效果。

这位「脱口秀界的鹿晗」,为什么治好了我的容貌焦虑?_第2张

杨笠就调侃过自己,不能再好看了脱口秀,再好看(讲的段子)就不好笑了。

杨澜的脱口秀,也开玩笑地说徐志胜女朋友,在脱口秀大会上,如果要淘汰那些不够好看的演员,估计全部都得淘汰。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第一季的冠军,是庞博,长得帅。

这一季,来了一个张骏,虽然第二轮就被淘汰了,但我很喜欢他。

不是因为长相,而是他的文本。

张骏是《脱口秀大会》上,第一个谈论女性外貌,而不让人感到反感的男人。

就像宁静点评所说的那样,张骏是少有能够承认事实的男性——现在这个社会,女性就是比男性“好看”很多。

这位「脱口秀界的鹿晗」,为什么治好了我的容貌焦虑?_第3张

当张骏说,自己盯着女生看,却被对方问是不是有颈纹,而作为一个男性,其实压根不知道有这种皱纹存在的时候,我们觉得好笑,但也不会觉得被冒犯。

因为张骏讲这个段子的时候,他是从“男性凝视”给予女性的压力这个角度出发的,他体谅和理解女性的难处,而不是为了效果吐槽女生矫情。

胜宝集团蔡志生图片_徐志胜女朋友_志波胜己角色歌名

在“男性凝视”的社会环境下,女生会有容貌焦虑。

同样地,男性也有焦虑,但不是容貌焦虑,而是气概焦虑。社会上对“男性”的刻板印象也会给予男性压力。

比如不打伞会被“视作”一件很有男性气概的事情,所以就算被晒得得病了,大家依然会很庆幸徐志胜女朋友,自己是个男子汉。

比如男子汉“不应该”敷面膜,但张骏试过,敷面膜明明就很爽啊,这种行为本身就没有性别之分,为什么敷面膜就要被视作“娘娘腔”?

无论是女性的容貌焦虑,还是男性的气概焦虑,其实底层逻辑都是来自于我们对性别的偏见。

虽然这不是什么新鲜的观点,但是在一个公开的舞台上,有一个男性,愿意站出来为女性说话,并且推翻过去那套性别“定势”,还是挺难得的。

听听来自张骏的鼓励吧——“你已经够好看了,自信一点,不要活在别人对你的期待里。”

吐槽容貌焦虑

还是女的够狠

张骏虽然能理解女性的容貌焦虑,但说到切身体会,还是女性聊得比较带感。

颜怡颜悦的主题是“职场”,她们从职场的性别歧视,讲到女性在职场的容貌焦虑。

大家对职场女性,仪容仪表总是有很高的要求。

一个女人,打扮,是肤浅,不打扮,是没礼貌。许知远,不打扮,是没礼貌,且深刻。”

最妙是她们从事业型女性延伸到经典动漫角色的比喻。

“好像所有女人,工作之前都得变美,连我们小时候看的动漫女主角百变小樱、美少女战士,她们连打人之前,都要变美。”

“她们的变身,就是化一套全妆。为什么要在打之前化妆呢?不应该等被打死了下葬之前才化吗?”

绝了,这形容,真是又好笑,又精辟。

如果不是颜怡颜悦的脱口秀,我还真意识不到,原来我们从小就已经在各种儿童读物、动漫作品中,被灌输女性工作时就要变美的“容貌焦虑”。

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我们都把高跟鞋和口红,当成了职场女性的“标配”。

颜怡颜悦这一季的表现是很亮眼,而除了她们之外,今年还有一个很抢镜的女演员,她就是鸟鸟。

鸟鸟的脱口秀,和其他选手的画风,截然不同。

徐志胜女朋友_志波胜己角色歌名_胜宝集团蔡志生图片

性格内向的她,讲脱口秀的时候,总是闷闷的,一脸平静。但就是在她波澜不惊的语调下,经常会发出犀利的言论。

她看似很平静,但是她的话语中,却流动着“愤怒”的暗涌。

比如第二轮,她在“心理健康”的主题下,也聊到了自己的“容貌焦虑”。

作为一个内向的人,鸟鸟对自己的外表确实是不自信的。

甚至,她都找到了一个医学名词——“体象障碍”,为自己这份不自信归因。

她的脱口秀,就是从一个普通女生的立场出发,讲她是如何看待那些社会上传达出来的“容貌焦虑”。

“什么时候能晒一些既彰显个性,又不涉及美丑的东西?比如指纹。”

绿茶”,为什么会成为攻击一些漂亮女生的专有名词?

“我经常示弱、撒娇、未经允许就吃男生的冰淇淋,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说我是绿茶。”

“她就是馋了!”

我最喜欢是她这一段。

“我知道美人和普通人面对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连死亡,都无法消弭这种差距。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我国西部出土了两具3800年前的人类遗体,人们把他们命名为楼兰美女和干尸二号。”

鸟鸟说完这段,全场爆笑,李诞啪叽拍下了“爆梗灯”。

这是鸟鸟编的段子,但听起来却是如此合情合理,因为我们对于容貌的偏见,是如此的根深蒂固,以至于造成了后来的种种“容貌焦虑”。

尽管鸟鸟说,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也不可避免被社会的“容貌焦虑”裹挟着。

但是,她的存在,也是对“容貌焦虑”的一种反抗。

从外表来看,鸟鸟可能就像是我们身边所有普普通通的女生,没有特别漂亮,也没有特别外放的个性。

可是,她一样有吸引人的地方,她一样有着容貌之外的魅力。

北大硕士毕业的鸟鸟徐志胜女朋友|# 徐志胜的话缓解了我的焦虑 #,做过《吐槽大会》的编剧,在去年上热搜被大家称赞极有文化的许知远吐槽稿,就是她和团队一起写的。

她的灵魂,深刻而有内涵。她的学识、她的才华,都让人一见难忘。

脱口秀界的鹿晗?

志波胜己角色歌名_徐志胜女朋友_胜宝集团蔡志生图片

他也是靠脸吃饭!

接下来要说这位,就是我最喜欢的,本季脱口秀的选手——徐志胜!

如果说鸟鸟用自己的才华对抗“容貌焦虑”,那徐志胜整个人,就是完全站在“容貌焦虑”的对立面。

很客观地说,徐志胜真的长得不好看,但是,他又是那么的好笑!让人完全无法抗拒他的魅力!

诚然,在《脱口秀大会》上,徐志胜不是第一个调侃自己长相的演员。

之前,已经有一个比较成功的例子,就是何广智。

他说丑直男是这个世界最可爱的人,舔狗是这个世界的光。

可是,两者的吐槽自己的方式还是不一样的。

何广智承认,他没有徐志胜那么坦然和豁达。

何广智讲自己丑,其实自己是在乎,但徐志胜是完全不在乎这件事,不在意自己长得不好看。

这个,看徐志胜的表演就知道。

当前面一堆人讲了自己的“容貌焦虑”,徐志胜紧接着欢天喜地地上台,蹦出一句“我没有容貌焦虑”的时候,你很难不为这句话爆笑。

他说得那么真诚,以至于你只能用掌声去回应。

关于他的长相,徐志胜可以有编不完的段子。

他说自己长这样,是“天生我材必有用”,非常符合这个行业的标准。

有一次我去演出,上台之后一句话没说,全场爆笑了五分钟。”

就算长着一张引人发笑的脸,徐志胜也不会因此而难过。

“我有时候看到自己的长相,我就在那想,我说这个长相,还有什么能失去的呢?直到我开始脱发。”

他总是能把“长得不好看”这件事,用非常生动、有趣的语言说出来。

厂家直播找他去卖面膜,他非常惊讶。

“我这个长相,你让我卖面或者卖馍都行,但卖面膜会不会太冒险了啊?”

徐志胜女朋友_胜宝集团蔡志生图片_志波胜己角色歌名

“导演,你到底想通过这张脸,来表现面膜的什么作用?副作用吗?”

第二轮,他讲自己红绿色盲的经历,但时不时,又能绕个弯去调侃自己的长相。

“我因为得了色盲以后,得到了一些对我长相的肯定。因为每一次我看那个色卡的时候,医生都在那,你好好看。”

“我说这好看不就完了,还好好看?”徐志胜一脸骄傲。

我觉得徐志胜最好笑的一个梗,是他在节目之外的一个采访里说的。

另一位脱口秀演员小鹿(也就是《奇葩说》第七季的亚军)问徐志胜,听说你有一个标签是“单口喜剧界的鹿晗”,你怎么看?

徐志胜捋了捋他额前那撮头发,笑了笑:“恰如其分吧。”

小鹿:“为什么会有这个称呼?”

徐志胜:“流量靠长相嘛,(在单口喜剧界)我靠这个长相编了一些段子,得到一些流量,很多观众慕名而来,来看看我的长相。”

笑死,虽然他跟鹿晗长得真的是完全没有关系,但是他这个形容,莫名合适是怎么回事?他们一样都有一张能吸引流量的脸!(没有说鹿晗不好的意思)

徐志胜真的真的太好笑,太有梗了。

虽然罗永浩说,徐志胜的脱口秀太依赖他的“长相优势”了。但我觉得,徐志胜能让人感到快乐的点,不在于他不停地吐槽自己的长相,而是他像何广智说的,坦然、坦诚,全然接受自己的模样。

哪怕是长着一张“喜剧人”的脸,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徐志胜那样坦荡,那样无所谓。

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太不容易了。

徐志胜说,他以前也经历过不快乐,他初中的时候,也被校园霸凌过。

直到高中,他发现了自己的幽默感。他因为太幽默,被调到了课室的最后一排。一到课间,就有一群女生围着他,要听他讲段子。

那时候没有升学的压力,只有幽默的压力。”(徐志胜为什么说每一段话就那么好笑)

有些观众不明白,为什么徐志胜可以把自己“长得丑”这一面完全暴露出来,他不会因此受伤害吗?

徐志胜说,之所以我们会被压力、焦虑所困扰,是因为我们没有走出来,只看着那一点东西,往前一步吧,往前一步你就不会为这件事困扰。

就像徐志胜他自己,他后来在长相之外,找到了自己更多的强项,比如辩论、比如脱口秀。“这些事情和长相是没有多大关系的,为什么非要盯着那些需要长相去做的事情呢?”

接受了这一点,徐志胜就变成一个很豁达、乐观的人。

胜宝集团蔡志生图片_志波胜己角色歌名_徐志胜女朋友

他对于自己长相的看法也很辩证。

帅和丑,只是他人的定义。

人可以有各种各样的长相,没必要因为他人的评判,去影响你自己。

无论长什么样,你这个长相,也没办法取悦所有人吧?

而且,徐志胜说自己现在靠长相,也得到了一些好处,给予了他一些独特的生活经历,让他多了一些创作灵感。

他的长相,就是他的生活,也没必要因为别人说,而去避讳这件事。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靠这个长相,快乐地活下去。

徐志胜为什么那么好笑?不是他长得丑,而是他本身就是一个快乐的人!

不得不说,我这个「颜控」,自从看了徐志胜的脱口秀以后,就被他“带歪”了。

他现在是我在这个节目最想看到男人(超越了庞博),毕竟他真的太好笑了!看到他,就能忘掉好多烦恼,好像生活也变得轻松了一些。

其实喜欢徐志胜、鸟鸟,喜欢《脱口秀大会》,就和我当年追《奇葩说》一样。我喜欢的,不只是一个人,一个选手,而是这节目里呈现出来的多元化。

我们会陷在“容貌焦虑”中,会纠结会有压力,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们过于在乎那一套统一的标准。

但徐志胜、鸟鸟,他们都属于打破标准的人,甚至张骏也是。

他们的存在,就是告诉你,人没必要活得一模一样。

男性,可以敷面膜,可以打阳伞,可以不必被“男性气概”所捆绑。

女性,可以有各种各样的侧面,内向的姑娘,也可以有充满力量的表达。

当然,哪怕是像徐志胜这样,长相不符合大部分人的审美标准,他也一样可以找到自己生存方式,一样可以快乐脱口秀,一样可以因为长相获得“优势”。

长相,可能是天生的。

但生活的姿态,却是我们自己选择的。

就像出生时因大脑缺氧导致说话有点口齿不清,但依然选择做脱口秀演员的小佳说的,不好笑,才是脱口秀演员最大的缺陷。

我们的人生同样如此。

比起他人眼中的“不好看”,我们自己内心的不快乐,才是生活里最大的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