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刷不走的搞笑“长视频”丨首播观察

山东综艺喜剧学院_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_喜剧总动员 综艺

文 │ 汤圆

盼了周末盼长假的无聊生活,从哪里找乐子?

去年十月,由米未传媒联合爱奇艺制作出品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横空出世,“喜剧新人搭配多元喜剧形式”的新鲜搭配令其成为了年度黑马综艺。9月23日晚,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于爱奇艺首播,迎来了“一年一度”接受观众笑点检验的时刻。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_喜剧总动员 综艺_山东综艺喜剧学院

快节奏短视频占领高地的“小屏”时代,依旧保留传统舞台表演形式的喜剧类“长视频”如何呈现吸睛亮点,这是《喜赛》面临的难题,却也是其依此做出特色的重要切口。《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初交答卷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刷不走的搞笑“长视频”丨首播观察,仍旧让人感受到了“真诚创作”的动人。

看喜剧:爆款综二代如何做出超越?

其实国内观众对喜剧表演并不陌生,传统类之相声、戏剧类之小品是早期喜剧综艺中经常出现的作品形式。而“一喜”(《一年一度喜剧大赛1》)的成功正离不开它在喜剧形式上的多元呈现:源自日本站台喜剧,以“一人装傻、一人吐槽”的形式制造无厘头笑点的漫才;围绕一个点不断上翻抖密集包袱的美式素描喜剧;通过夸张的肢体动作达成喜剧效果的默剧……原本宽泛的喜剧概念被精准划分,新名词的出现成为节目本身独具特色的标签,这无疑是吸引观众的一大亮点。

“二喜”依旧延续了这种模式。首期开场,主持人马东就以经典即兴喜剧设计中“YES,AND”的模式,率先带领嘉宾进入到了表演情景当中。当然,这种模式早在央视的喜剧节目《谢天谢地你来了》中就曾作为表演规则出现,但在《喜剧大赛》中,它仅作为一种众所周知的概念,轻巧地完成了科普喜剧创排和串联嘉宾与选手出场的任务。

如何在第一季的成功基础上制造更多惊喜是“二喜”的一大难点,但从双更的第一期节目来看,《喜剧大赛2》已经基本做到了保证质量基础上的足够创新。

《全民运动会》通过肢体表现和动作含义在理解上的错位,以迅速且精准的反转制造笑点,提出了《喜赛》首次出现的喜剧形式——黑场剧;《虎父无犬子》《黑夜里的脆弱》《排练风云》则同样以生活细节作为切入点,在重复和升番达成的喜剧效果中令观众再度发出“在我的生活中安监控”的极大共鸣;《再见》作为本季中的独角戏担当,在生活化的场景和话题中自然弱化了形式本身的特殊性所带来的接受距离,相较于上一季的王梓和伍六七,则别有风格。

山东综艺喜剧学院_喜剧总动员 综艺_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_山东综艺喜剧学院_喜剧总动员 综艺

不过,首播的这个周末,节目本身虽然催发了不少热度话题,却未出现彻底破圈的作品。但它在骨朵综艺排行榜中的表现不错,上映3天即登上骨朵网综周榜第五,爱奇艺站内最高热度也达到了8700+。这些仅是节目第一期播出后的数据,第二期大概率还有“重磅”作品推出脱口秀演员,凡此种种都说明“二喜”在热度表现上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对于饱受期待的“二喜”来说,制造新惊喜仅是合格线,或许只有做到惊艳,才能使其彻底摆脱“爆款综二代”的标签。

写喜剧:被看到的创作过程

《喜剧大赛》向来不吝啬将镜头对准幕后。节目中每个作品在最终呈现之前,都要经过从文本到舞台的创排阶段,而《喜赛》正将这一过程毫不避讳地展现了出来。

去年首播时,其“报幕信息中明确标注作者与表演指导”、“表演者在反响精彩的掌声后感谢编剧”等一系列行为便广受好评。至“二喜”首期,演出结束后的台上台下交流阶段,不论是导师、选手,还是从第一季归来围观的“师哥师姐”,也无不频繁地将“剧本”、“人物”、“结构”、“节奏”等词汇挂在嘴边。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_喜剧总动员 综艺_山东综艺喜剧学院

撑起《喜赛2》独角戏段落的是《再见》的作者李逗逗。“一个人就是一个战队”的她在出场前被选手同伴们戏称为“孤独女王”,而她对《再见》这则故事孤独而漫长的创作过程也被节目记录了下来。

《再见》是李逗逗写出的第一部独角戏,在第一季海选失败后,她便揣着几分不甘,重新打磨起这个对自己独具意义的剧本。修改本子、线下演出、观看演出视频进行复盘……如此不断重复,创作本身与表演形式的“孤独”仿佛形成互文,而在“一个人”的执着里,李逗逗也收获了巨大的能量与进步。

山东综艺喜剧学院_喜剧总动员 综艺_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

创排过程的公开回溯更新着舞台类节目的观演关系。表演之外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创作者对灵感提取、文本写作与舞台呈现等方面的心得分享,不仅对作品本身加以补白,也令观众更为清晰且深刻地捕捉到自己在虚构故事中找到的同频时刻。

这种同频也存在于创作者自身。当被问到为何参赛时,“老师好”组合中的刘旸坦诚地分享了他的想法:“去年在看这个节目的时候其实心里感情特别复杂,一方面很羡慕大家,觉得这个舞台很过瘾;另一方面又有点恨脱口秀,看节目时为很多本子起立鼓掌之后的一刹那感受到的是绝望——自己从来不会创作这种东西。我一直觉得,一个好的喜剧演员永远要站在创作的巅峰,他应该在创作领域当一个弄潮儿。”

“因作品被看到”,这是作为创作者能够收获的最优结果、是驱使更多原创内容出现并得到良性竞争与迭代的最佳动力,或许也是《喜剧大赛》节目本身的初衷。

做喜剧:“搞笑”行业生存法则

倘若关注线下剧场表演,一扫《喜剧大赛2》的选手阵容,一定会发现许多熟悉的面孔。

《全民运动会》中以“黑场剧”形式制造出其不意笑料的三位演员张丹槟、朱毅、张大蹦皆从事线下即兴喜剧表演多年;自嘲岁数大了的“某某某”组合的张维伊、左凌峰、刘同三人演过的话剧场次加起来“超过上千”;还有尚未在节目中登场,近两三年却已经在上海、北京等城市剧场观众群体中有一定知名度的音乐剧演员们……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_喜剧总动员 综艺_山东综艺喜剧学院

如果说第一季《喜赛》的重点是给了腰部演员更大的成长空间,如“皓史成双”双双加盟《二十不惑2》,还有了自己的跨年档电影《透明侠侣》;蒋龙一口气拍了四部戏、两部电影、两部电视剧;蒋诗萌、蒋易、梦涵等人也都参与了电影拍摄。在媒体采访中,蒋诗萌就说过,她拍过的组里“至少还有2-3个都有喜剧大赛的人”。那么第二季《喜赛》或许将目光更多地放在了演出团体上。

何以原本在剧场中“安身立命”的演员,一窝蜂扎进了《喜赛》的舞台呢?或许《排练风云》中那段燃爆现场的rap给出了答案:剧场不开吐槽大会,工作停摆,勒紧裤腰带。

自疫情爆发开始,这种无解的困局几乎覆盖了绝大多数的线下演出行业团体。不仅是《喜赛》,隔壁平台同期播出的《脱口秀大会5》中,淘汰的梁海源以一句“再见脱口秀大会”告别综艺舞台,被热议的遗憾背后,是他对脱口秀这一喜剧表演形式从小众走进更多人视线的抒怀:“未来的计划是好好演线下。不希望大家把线下当成一件迫不得已的事,它是我们进入这个行业的初心。”

我们同样能在《喜剧大赛》中不少人身上看到如是对舞台艺术的热爱与情怀,或许这正是《喜赛》的另一种意义:通过线上小屏被更多人知道,再将这种关注带回剧场那个四四方方、一约既定的小小空间里。

喜剧总动员 综艺_山东综艺喜剧学院_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综艺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这是节目中每个人透过真诚的作品传达而来的态度,也是观众在大笑之后得以感知的共鸣——就像张维伊分享感受时引自《流光飞舞》中的那句歌词一样:“与有情人做欢喜事,无论是劫是缘。”从这一点上来说,“二喜”也值得我们持续关注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