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第一个冲进《脱口秀大会》总决赛的漫才组合,究竟是什么来头?|「肉食动物」专访

第一个冲进《脱口秀大会》总决赛的漫才组合,究竟是什么来头?|「肉食动物」专访

漫才,是一种源自日本的喜剧表演形式,通常由两人组合演出,一人负责扮演聪明人,不断吐槽,另一人则负责装傻充愣,两人以极快的速度抛出一个又一个笑话,演绎着各种荒诞、误会、双关语和谐音梗。高分电视剧《火花》就曾描述过这个群体的生态,而日本导演北野武,最初也是讲漫才出道的。

吐槽大会在哪看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吐槽大会在哪看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左:年轻时期的北野武)

其实早在前几年的《脱口秀大会》舞台上,就有演员尝试过漫才,比如昌叔+梓浩、李诞+王建国,但都没能走到特别远,李诞甚至感叹过:“漫才不适合这个舞台”。

然而在今年的《脱口秀大会》上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第一个冲进《脱口秀大会》总决赛的漫才组合,究竟是什么来头?|「肉食动物」专访,除了「橙色预警」、昌叔之外,王建国和张博洋两位脱口秀老炮也讲了漫才,最终却是「肉食动物」冲到了最后。

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吐槽大会在哪看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_吐槽大会在哪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图:昌叔+梓浩 下图:建国+李诞 都曾在《脱口秀大会》上演过漫才)

喜欢他们的人就像发掘到了宝藏,如痴如狂,到处安利;而不喜欢他们的人,则频频跳脚,大呼不解:

“不就是李诞想要硬捧漫才吗?这都能进决赛?黑幕!”

“这和相声有什么区别?还不如看隔壁德云社呢。”

“我觉得好尴尬啊,一点都不好笑,一看到这组就跳过……”

吐槽大会在哪看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不是吃素的

「肉食动物」确实没什么来头。就在两年半之前,晃晃还是个在软件园里上班的游戏设计师(现在依然是),有时去厦门「来疯」俱乐部听听脱口秀。

平时做设计师的大木,晚上会去俱乐部讲单口喜剧,也为Rock、海源等演员做过脱口秀专场主持人。“那晚正好大木讲开场,我听完觉得,哎呀,也就那么回事,我也行啊!”晃晃回忆。

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吐槽大会在哪看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左:晃晃 右:大木)

后来,他真的被拉到了舞台上即兴演出,反响居然不错,于是便成了常驻演员,经常和俱乐部的演员一起出去吃饭、喝酒、侃大山。

晃晃其实不太喜欢社交,“我们俱乐部的人都知道,只要在场超过6个人,我就不说话了。但大木却好像有“社交牛皮症”,我们俩挺互补。”「来疯」俱乐部主理人Lucy笑着回忆,“大木是属于喝高兴了就开始猛说胡话的人,这个时候晃晃就会在旁边打圆场,拉着劝他。”

各自演了一段时间,两人都感觉遇到了创作瓶颈。“那时我们看到了昌叔梓浩演的漫才,便到B站上刷了很多日本漫才,比如「三明治人」、「Non style」等组合的作品,发现真是太好笑了,所以心血来潮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写了个《愚公移山》的本子。”

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吐槽大会在哪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_吐槽大会在哪看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一次上场,这段表演居然嗨翻全场。在Lucy看来,他们俩简直是绝配:都是80后中年大叔,三观和气场很合得来,而且穿搭很潮,谈吐有范儿,是很具备明星潜力的。

而在那时,两人甚至连组合名字都还没想好。

“为什么最后起了「肉食动物」这个名字?”

“就想告诉大家,我们不是吃素的!”

吐槽大会在哪看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肉食动物」凭什么?

讲了10次左右的开放麦后,「肉食动物」就接到了商演机会。2019年11月,刚成立两个月的「肉食动物」参加了单立人举行的全国原创喜剧大赛,本来是抱着见世面的打算,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拿了个冠军。

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_吐槽大会在哪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_吐槽大会在哪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再后来,他们还开起了自己的专场,两人配合得也越来越顺畅。“大木是设计师,在发挥创意、想象力方面很有感觉;而晃晃是做游戏设计的,对于整体框架、输出节奏等会把握得很好,加上他之前在西藏开过客栈、做过服务员、卖过空调、在公司做过管理层的经历,也给了他很多素材。”「来疯」俱乐部主理人Lucy解释。

彼时,中国脱口秀行业刚有起色。Lucy还记得,2015年刚开办「来疯」时,脱口秀是非常小众的,知道的观众少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能演出的人更少脱口秀,更不用说什么专业指导,从业者都是“靠爱发电”。

然而借助互联网的力量,2016年和2017年先后开播的《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将这种西方舶来品带到了许多年轻人面前。根据在2018年发布的报告,喜欢看这类“年轻态喜剧”的观众中,有62%曾去看过线下脱口秀,还有不少人从观众变为了演员。仅2017年就有4万人开始学习脱口秀。

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_吐槽大会在哪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吐槽大会在哪看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今,李诞所在的「笑果文化」每年在北上广深的开放麦就有500多场,各大城市公开售票的脱口秀厂牌也越来越多,经常出现一票难求的现象。

大麦发布的《2021五一档演出观察》数据显示,五一小长假期间,2021年较2019年的线下脱口秀观演人次翻了6倍,票房直翻3倍。

2021年8月第四季《脱口秀大会》开播时,演员阵容中出现了上海交警、癌症科普博士、短视频博主、特殊病患者等,这档节目终于成了“人人都能说5分钟脱口秀”的舞台。

吐槽大会在哪看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海交警黄俊)

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吐槽大会在哪看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科普作家李治中(菠萝)博士)

吐槽大会在哪看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厦门脱口秀演员小佳)

但当今年「笑果文化」发来参赛邀请时,大木的第一反应是:“去啥呀?人家全是职业选手,天天搞创作,各种舞台经验,我们去简直是丢人。”

“虽然我们成立了快两年,但中间有一年时间是空白的,2021年初才慢慢恢复了创作和演出的状态。”大木还隐隐担心另一件事儿:在那一年空白期中,晃晃确诊了抑郁症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还在慢慢恢复。万一参赛压力太大,导致再次犯病怎么办?

但晃晃却出乎意料的坚定。他拉着大木出去喝了一顿,软硬兼施,生拉硬拽,愣是把大木给说动心了。

“他哪句话打动了你?” 《南都周刊》记者问。

大木:“我这个人有个很大的问题,记忆力不好,那天喝多了,这事儿完全不记得了。”

晃晃插嘴:“我记得我记得。”

大木:“我不相信他的记忆,这肯定是二次加工!”

晃晃:“没有,是这样的,我给他画了个饼。我说你想一想,我们最不济也就是连海选都不过,回来继续练呗。但万一过了,甚至能多走几轮,那就有了比开放麦大得多的舞台,可以检验我们到底厉不厉害,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于是,就有了「肉食动物」后来在节目上一场比一场“炸”的表演。

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吐槽大会在哪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什么玩意儿!」

「肉食动物」的每个本子,都会根据每次线下演出的效果不停修改,比如《外卖》,已经演了超过两年,大大小小的改动可能已经超过50次,但他们仍在不断打磨。

在《脱口秀大会》比赛期间,新本子去线下试验的场次不够,他们便在酒店排练录下来,一遍遍打磨走位、节奏、表情脱口秀,来回至少要录十几次。

吐槽大会在哪看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决赛那几天,大木太太的预产期突然提前了。在反复跟医生沟通后,大木决定不参赛了,留在太太身边陪产。晃晃一个人到了节目组,既为搭档感到高兴,又发愁接下来的比赛。

两个人的剧本只剩一个人演,离决赛也不剩几天了,还比啥呀?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觉得要不试试配合录音来演?

包袱又多又密的漫才,关键就靠两人的相互配合,还得根据观众反应调整节奏,但《大木来信》愣是靠着晃晃在舞台上和大木的隔空喊话,完成了一段让人笑中带泪的表演。在节目彩蛋中,两人更是展现了靠“几张涂鸦+一个人”也能逗得哄堂大笑的功力。

吐槽大会在哪看_吐槽大会雪姨吐槽_漫才大会漫才吐槽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开始,许多观众对这种无厘头的搞笑风格一脸懵圈,弹幕里经常飞过“这讲的啥?”“好尴尬啊”“笑点在哪?”之类的评论。

演着演着,开始有人砸吧出味儿来,觉得“虽然很荒唐,但确实很好笑”的人越来越多。到了《白雪公主》那一场,线上线下彻底笑疯了。弹幕里层层叠叠地刷过“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笑不活了”,领笑员徐峥和大张伟笑岔了气,李诞抱着头边骂边笑“什么玩意儿!”

 第一个冲进《脱口秀大会》总决赛的漫才组合,究竟是什么来头?|「肉食动物」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