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梁秋阳|《奇葩说》的历届BBking:用“排资论辈”嘉奖老选手,留住新选手

文/李愚

《奇葩说7》落下帷幕,傅首尔成为这一季的。

跟以往一样,有人祝福,也有人质疑奇葩说梁秋阳,也不免有人讨论:傅首尔实至名归吗?

《奇葩说》历届有着怎样的变化?

是否也预示了《奇葩说》存在的隐忧?

2014年,《奇葩说》横空出世。

节目将传统辩论与脱口秀结合起来,将辩论的学术性、思想性与综艺节目的平民化、娱乐化自然结合,节目一炮而红,并成为一个现象级网综,迄今推出七季。

《奇葩说》首届是马薇薇。

在上节目之前,马薇薇就是职业辩手。

她是前中山大学辩手;2002年在全国大专辩论赛冠军队担任主力三辩;2003年在国际大专辩论赛冠军队担任主力三辩。

当时在辩论圈,马薇薇已经声名在外。

马薇薇的首要特点是,她拆解辩题的能力、立论的能力、逻辑说理的能力、攻防的能力,都很强。

在攻防中,辩手抛出什么质疑,马薇薇都敢于出手接住。

在拥有强悍实力的基础上,马薇薇也具有很强的辩论表现力。

语言有情绪感染力,善于把握言说的边界和尺度。这在节目中,就是一种“综艺感”。

邱晨是《奇葩说2》的。

来节目之前,邱晨也打过国际大专辩论赛,进入四强。

担任香港中文大学国语辩论队教练期间,带队获得五次本港地区冠军和数次国际冠军。

邱晨身上,比较完整地体现出传统辩论的魅力。

无论给到什么辩题,都能有理有据地展开。

与《奇葩说》一些辩手喜欢讲私人生活或者段子不同吐槽大会,邱晨在节目中几乎不以私人生活为例子。

她就是稳稳地说理,稳稳地拆解,稳稳地寻找对方的漏洞,稳稳地获胜。

《奇葩说3》的是黄执中。

黄执中同样是专业辩手出身,在台湾享有“辩论之神”、“宝岛辩魂”的称号。

他在国际大专辩论赛上,也有辉煌的成绩。他是历史上唯一连续两届拿到国际大专辩论赛最佳辩手的辩手。

黄执中的辩论有着很鲜明的个人特色:极致的理智与极致的冷静。

黄执中擅长营造一个全新的语境,然后再以他强悍的说理,将观众无防备地裹挟进他的语言黑洞里。除非你走出这个黑洞,否则就会信服他的论述。

直到《奇葩说4》,节目才来了一个“野路子”的。

肖骁没有打过国际大专辩论赛。

来节目之前,他在学校学的是播音与主持专业。

半路出家打辩论,肖骁的逻辑能力、说理能力以及上价值的能力,都相对逊色。

他的立论浅一些,多以个人生活为论据。

但他个性鲜明,初生牛犊不怕虎,撒泼耍赖,快乐辩论,颇符合《奇葩说》“奇葩在说”的定位。

从第一季到第四季,肖骁一路走来,观众的确可以看出他在进步。

在保持“奇葩”特色的同时,他也不断加强自己“说”的能力。

与专业辩手或许仍有差距,但在一个综艺舞台上,他的综合能力是出众的。

对于喜欢陈铭的人来说,他在《奇葩说5》的这个,来得似乎有些晚。

从辩论能力来说,陈铭没有短板。

只是“鸡汤”“呼唤爱”等标签,常常让人忽略了陈铭的实力。

其实这只是陈铭的辩论特色:睿智、机敏、博学的同时,还有温情、温度、充满人性化。

哪怕到了《奇葩说7》,陈铭依旧是最具战斗力的选手之一。

《奇葩说6》的,是学霸出身的詹青云。

她本科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是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在学生时代,也有过丰富的辩论经验。

詹青云亦有专业辩手的优点:有理有据,不急不躁,稳扎稳打。

因为学霸的身份,以及丰富的知识储备,詹青云的辩论更倾向于从宏大的视角思考问题,可能有时就显得不是那么接地气。

接下来我们就来重点说说这一季的傅首尔。

傅首尔是从《奇葩大会》脱颖而出,从而开始加入《奇葩说5》的战局。

一来节目,她就树立了自己鲜明的辩论风格:段子型辩论。

说段子的同时,也能说理。或者说,在段子中完成说理。

《奇葩大会》有一期是讨论“婆婆该不该插手孩子教育”的辩题,傅首尔持的是正方,可以插手。

这其实很不好辩。傅首尔分四个层面推进自己的观点:婆婆作为家庭成员有权插手;你既然爱他的儿子就证明你认同她的教育成果;我们会在教育理念上和不同的人发生冲突,不能因为冲突就拒绝;如果想要关系良性发展必然需要有所妥协。

有意思的是,傅首尔的第二个论点:婆婆最差也是把孩子培养成老公的模样。“你爱得死去活来的人,有什么可怕的呢?”

这就是典型的傅首尔风格:看着无厘头,但细细咂摸,你又不能说完全没道理。

看着是不讨好的辩题,也能让你在发笑中消除敌意。

除了段子型辩论外,傅首尔辩论还有一个特点,她善于从自己的生活举例,在一些情感、生活类辩题时,她适当的抒情拔高,就很有杀伤力。

比如《奇葩说6》有一期辩题是,“伴侣一心想当咸鱼,我该鞭策还是接受?”,傅首尔持的是反方。

她谈到与老公的一段经历,她曾经天天鞭策老公,却发现老公不幸福。她的感性发言,打动了在场嘉宾。

到了《奇葩说7》,傅首尔仍旧带着她典型的风格来了,但可能有些观众觉得,傅首尔对前两季那个自己突破性并不那么大。

因为有更大的胜负欲,内心中想的东西更多奇葩说梁秋阳,发挥时就多少受到限制,没那么放得开。

紧张的时候多了,所以读稿的频率和次数多了。

好笑的段子少了,比如段子的输出密度,并不如小鹿。

单纯说理的能力,她与席瑞、梁秋阳、陈铭等,也有些微差距。

而傅首尔的很多例子,仍旧是从她的生活出发,要么是她,要么是她的老公,要么是她的儿子。

这固然可以,但观众也期待傅首尔能够有更开阔的论述。

傅首尔的综合实力当然并不弱,但在有些观众看来,这个是对她三季以来的嘉奖——而不单单是这一季。

这就让带有那么一点“轮流”的意味。

它折射的也是《奇葩说》的一大隐忧:人才的消耗与匮乏,只能通过“排资论辈”,嘉奖老选手,留住新选手。

辩手的精彩程度决定了比赛的精彩程度。

但随着一些“功成身退”,一些老辩手脱离节目,《奇葩说》也面临着推举新的实力派的压力。

席瑞、梁秋阳、小鹿吐槽大会,都是《奇葩说7》有机会问鼎的,尤其有不少人认为席瑞实力很强。

问题是,如果给席瑞、梁秋阳、小鹿,又显得“给早”了。

毕竟论知名度和影响力,他们还是逊色于傅首尔。

给了,又担心他们之后在下一季《奇葩说》中缺乏进取的动力。

《奇葩说》还寄望于席瑞、梁秋阳、小鹿等人在下一季发光发热,成为新的领军人物。

而如果没有给傅首尔,我们也担忧颜如晶的遗憾会在她身上上演。

颜如晶是前三季最接近的选手,但都与擦肩而过。之后颜如晶抱着冲击的决心而来,胜负心多少影响了她的发挥,再加上相似的风格,反倒让颜如晶愈发显得“平淡”。这让人觉得惋惜。

所以这个,给了傅首尔。

如果有实力的老选手都有机会轮到,那么这可以保持人才梯队的一个代际更新。

但节目组也得考虑这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排资论辈,有实力的新人缺乏机会,节目缺乏惊喜,陷入疲态。

除了选手问题以外,《奇葩说7》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选题的价值倾向愈发保守。

节目组率先在95后、00后中做调研,让年轻观众投票选出他们最感兴趣的辩题。肉眼可见的是,辩题愈发鸡毛蒜皮化、大众化、热搜化。

这都让人怀疑节目组是从热搜中找辩题。譬如:“在厕所隔间听到同事说我坏话,要不要大方走出来?”“好朋友明知我偶像是谁,还在朋友圈骂TA,我该怼吗?”“毕业即将各奔东西,该不该表白?”哪怕是脑洞题“奇葩星球要推出‘前任点评’ APP,你支持吗?”,辩题也没有任何延展性奇葩说梁秋阳|《奇葩说》的历届BBking:用“排资论辈”嘉奖老选手,留住新选手,噱头大于内容。

热搜化、综艺性的辩题越来越多,能够沉淀下来的开阔性的、思辨性的东西越来越少。

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记得《奇葩说5》开播之前,节目组曾发布一个叫“Give me five”的宣传片,给自己做过一个“病号”的隐喻短片。

片子里《奇葩说》是一个病号,象征着市场的“护士”对他说:“你已经有IP老化、口碑下滑、用户流失、病入膏肓了,我劝你签字放弃治疗吧。”

扮演妈妈角色的爱奇艺对他说:“孩子你的病治不好了,还好你的弟弟们《偶像练习生》《中国新说唱》都很争气,再加上妈妈已经美股上市了,所以你安心地去吧。”

作为女朋友的广告主更干脆:“我已经有新欢了,我们分手吧。”

哪怕《奇葩说》做到了第七季,广告主仍旧不少,但“IP老化、口碑下滑、用户流失”等毛病,是真实存在的。

比起正确的价值,辩论过程中拓宽观众对人性对世界的认知,在逻辑中抵达共情,才是《奇葩说》真正的魅力所在。

《奇葩说7》木已成舟,我们只能期待《奇葩说8》能够带来意外和惊喜。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