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第七季 综艺|《奇葩说》第七季第二季——风流组合的炸场与许吉如的跌倒

就在大家还在为上一期陈铭莫名其妙输给颜如晶而感到意难平时,这一期的《奇葩说》再次甩出了“王炸”,两位教授导师刘擎和薛兆丰直接上场1v1开杠,《奇葩说》导师费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一、导师的炸场

两位导师的登场让《奇葩说》整个场子一下子沸腾了,一众选手和观众笑得花枝乱颤,难以自已。两人的辩题是“学哲学和经济学,那个更有利于找到对象?”由于辩手们的起哄以及节目组要烘托效果,哲学教授和经济学教授拿到相反的持方奇葩说第七季 综艺,综艺节目般的辩论,主要还是看个热闹,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奇葩说第七季 综艺_奇葩说第3季20160115_奇葩说综艺范湉湉

薛教授综艺感更强,诙谐中有一些蔫坏感觉,几季录制,让他显得更适应奇葩说这个舞台,还有其一以贯之的,经济学常识作为武器,用学术理论武装自己。他把一套明褒暗贬,隔山打牛大法运用地炉火纯青。

薛教授的主要观点是第一因为学哲学的人更容易看上去很博学。因为哲学总是在抽象找规律,因为抽象找规律,我们学一下就可以掌握哲学讲究证实而不讲究证伪,它找个事情只要能够说的通就可以,他很快就可以变成一个渊博的人。

第二哲学研究人跟自然对象的关系。所以呢,它更容易往自己身上扯,所以呢,没那么客观。谁都可以用哲学,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开脱。把自己说的很好,很完美。这样更容易打动对象。

奇葩说第3季20160115_奇葩说第七季 综艺_奇葩说综艺范湉湉

第三哲学家最后没什么成果,学经济的你可以多赚点钱啊,学材料学的可以研究点材料出来啊,你学物理学的至少可以换灯泡。学哲学的没有这个忧虑,他可以一事无成。但,他依然可以跟他的对象说,我成长的不是我的手艺,不是我赚钱的能力而是我的思想。

所以呢奇葩说,学哲学的人更容易招人怜爱和同情和原谅。所以呢30岁40岁当了哲学教授依然、依然一贫如洗。综上所述第一容易看上去很博学,第二可以为自己所做所为开脱第三可以一事无成而且于心无愧。所以学哲学更加容易找到对象。

薛教授的这一段简直每一句都夹枪带棒,意有所指,句句诛心。逼得刘擎教授问导演组还有没有时间限制了!

奇葩说综艺范湉湉_奇葩说第3季20160115_奇葩说第七季 综艺

终于到了刘教授的发言,他首先指出薛教授改变了辩题,不是学哲学家更有利于找到对象,他论证的是学哲学更容易当骗子。他借由这个辩题把他长期积累的所有对经济学之外的人文学科的怒气,全部发泄在这里。他最重要的是完全误解了什么是哲学。这就证明他在经济学之外,对所有认为学科了解的是多么之少,也问心无愧。

学习经济学是把所有事情看成一个市场,里面有机会、有成本、有效益。然后他们可以画表格奇葩说第七季 综艺,比如说薛教授当初追求三个对象他划出三条曲线来,然后机会成本效益。然后又说薛老师有八十个对象,他的历史完全证明了他的经济学是多么有利于收割对象。

但是,他们并不利于保持对象,因为保持一段有意义的关系,你不能只是从计算的角度考虑但是薛兆丰老师现在有很美满的家庭,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具备了哲学家的品质。

奇葩说第七季 综艺_奇葩说第3季20160115_奇葩说综艺范湉湉

刘教授的发言虽然感觉对节目还带有一丝生疏,但也十分有针对性和攻击性,妙就妙在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不多不少。多一分则失之刻薄,少一分就不够好笑,配上他温和的语气,适中的语速,哪怕明知道他在骂你,你还是会觉得他是个谦谦君子。

两位教授的这一番辩论输赢当然不重要,给人感觉甚至有点像早年间牛群和冯巩的相声,两位教授配合默契,该diss对方的时候,绝不嘴软,连跑题也跑地心有灵犀,薛教授的综艺感强,而刘擎教授的分寸感很强。可以说《奇葩说》第七季有了这对“风流组合”起码节目的下线是有了保证。

二、许吉如的跌倒

奇葩说综艺范湉湉_奇葩说第3季20160115_奇葩说第七季 综艺

首先脱口秀,奇葩说上一季她被捧得太高了,带着哈佛的光环一上来就压住了全场,她第一场和杨奇函的辩论一下就调高了所有人的期望。她太符合罗振宇和薛兆丰心中的“精英人设”了,他们看到舞台上有这样一个异类便拼命想要留下她来,可是结果不尽人意,奇葩说是一个以观众感受为主的节目,就是说观众不想看的人,节目组你是留不住的,许吉如就是一个例子,你罗振宇不是给她复活卡吗,你薛兆丰不是保她吗,那对不起,发挥的不好观众一样不买账。

最后遗憾退场,舆论四起。去年同期还在隔壁的“主持人大赛”上看过她。彼时的她,意气风发,自信满满,带着挑战一切的决心和目光,未经挫折的勇气和毅力,披荆斩棘,奋勇向前。第七季赛场上,她还是准备了去年过不去的那个辩题,讲辩题的时候完全切换了另外一种风格,我真的没有注意到她在讲什么内容,我满脑子都是为什么她还在过去那个坎里出不来了呢?讲到罗振宇给她复活卡的事情,她依然沉浸在过去的情绪里,她问杨幂:如果是你,你会要那张卡吗?

杨幂说:当然会要。这时镜头给到她,她笑出来,满脸的轻松,说也只是想更努力地留在这个舞台上而已。此时的她,目光闪躲,站姿随意,意志消沉,马东老师有一个词说的很好,“失重”。我其实也真的不愿意她留下来,她的状态不好,这种状态如果来参加辩论,一旦舆论导向不好,很容易毁了这个人,当然有希望翻身,可是我并不认为她能承受再次跌倒的压力。

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有才华有学历,不应该只困在过去,要向前看啊。许吉如,她最想要的,是别人的眼光,夸赞、表扬、羡慕、膜拜,的眼光。她最怕的,也是别人的眼光,怀疑、指责、否定、诋毁,的眼光。每个人都是许吉如奇葩说第七季 综艺|《奇葩说》第七季第二季——风流组合的炸场与许吉如的跌倒,我们畏惧别人的眼光,我们在乎别人的看法,我们害怕别人的凝视。同时,我们又希望自己被看见,又希望自己被理解,又希望自己被认同。

众人目光的直视,使得我们想要逃离这个世界,但是我们又不得不依靠彼此的目光,来找到自己的存在。恶语如刀,伤人诛心,放下屠刀,饶过别人。期待是一种毒药,降低期待,保护自己。许吉如,再次走上了舞台,她很勇敢。但是她还没有走出自己的内心,而这需要更大的勇气,期待她能再次勇敢。人生,需要的也许不是修复裂痕,因为那恰恰是光能照进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