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大会5|《脱口秀大会》,为什么年年有新人?

第五季《脱口秀大会》赛程过半,陆陆续续有演员走到了这段旅途的终点。这是每年都会重复上演的事,大家都会在放下话筒前说一句“明年再见”。

今年当然也是,Rock在被淘汰时说,希望可以和节目名《ROCK&ROAST》一样,永远和《脱口秀大会》在一起。但又有些不同,KID在离开前表示“明年可能不会来了”,梁海源也郑重其事地告别,并在微博写道,“脱口秀不是只有脱口秀大会,前面还有星辰大海。”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去追求星辰大海,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脱口秀大会》。

这种变化其实早已开始,李诞这两年在节目中最常说,“每个人都可以讲5分钟脱口秀”。迎着这句话,不同的新面孔开始走上舞台。从综N代的角度来说,这是符合客观规律的,类似于一种“新陈代谢”。又或者像程璐说的,这不是一档综艺节目,是情景喜剧,总有人在其中成长、离开,然后有新的人加入。

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_脱口秀大会2017_脱口秀大会5

这也体现出比赛的本质,前浪和后浪互相拍打、追逐上岸,得意与失意的情况都会发生。江梓浩在第二轮炸场的段子就与此有关,他曾连续四年一轮游,每年都遭遇不同的打击,不可避免地陷入一种状态:先在前浪中落后,再被后浪所追赶。

要想让这个过程持续下去,造浪成为关键。那么,谁在造浪?如何造浪?

问起新人的出处,总绕不开笑果训练营。毛豆、邱瑞、步惊云、王十七、黄大妈、蛋卷、小四爷和南瓜都来自那里,逐一列下去,名单会很长,还会出现很多老演员的名字,比如,庞博、王勉、豆豆、小北……

看起来脱口秀大会5,笑果训练营就像是《脱口秀大会》的赛前选拔基地,但这么说并不准确。为节目选新人,大概是它能做到的事情里最轻松的一件。如果从《脱口秀大会》,甚至脱口秀行业最终的落点来看,笑果训练营是制造笑声的环节之一,而制造笑声,需要的是人。

不选段子,选人

官方招募信息里,常给训练营打上“找同伴”的标签,下方评论区便总有人跃跃欲试:投了简历等结果的、思考请假理由的、汇报写稿进度的……

脱口秀大会2017_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_脱口秀大会5

而与此同时,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越来越多的人把笑果训练营视作一个有多重功效的媒介。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出“想去一次笑果训练营”的感叹,未必真的想从事这行,但抱有“免费看演出”“认识李诞、见见呼兰”或者“逃避工作”的想法。这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脱口秀进入了更多普通人的生活,但笑果不会允许这种大可不必的情况发生。

训练营面向所有人,第一步是提交资料,除了简历以及任何想展示的东西,还包括一段5分钟开放麦演出视频及其文字稿。报名条件放得很宽,准入门槛却似乎难以捉摸。

有人一击即中,有人多次落选,一个被拿来激励学员的案例是张灏喆,完成了从训练营冠军到合作讲师的转变的他,也是第二次报名才被选中的。

姜晓潼和他同届,属于第一种情况。去训练营前,她在美国硅谷的一家科技公司工作。再往前,虽然她看过国外的脱口秀,也一直关注《脱口秀大会》,但没讲过,“对用中文讲脱口秀这件事的概念不是很强”。报名时来不及上开放麦了,便只能自制。某天下班后,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包场,从同事中招募了一批观众听她讲脱口秀。

脱口秀大会2017_脱口秀大会5_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

从程璐后来“对着视频看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开放麦,但想法很好”的评价来看,这么做的人不多。像她这样的新人在训练营也确实不多见,她当时的同桌是小佳,同届学员还有鸟鸟、张灏喆、张骏,其他大部人也都有至少半年经验。

后来,其中的一些演员登上舞台,被更多的观众认识,姜晓潼则入职了笑果负责训练营业务的C部门,所以如今,她成为筛选学员的参与者之一。

每次开营之前,内部都会做两到三轮筛选,每轮都由演出制作人、编剧、资深演员和节目导演以不同的组合方式担任评委,大家在一起看资料、打分,按照分数排名录取,从几千份报名表中圈出30-50人。

结果出来后,这份名单还会被送到公司很多部门过一遍,“像TIGHT 5全国脱口秀大赛的负责人申晨对线下比较了解,我们就会请她看看有没有遗漏掉近期表现比较好的人。”

衡量因素是多维度的。举个例子,假设报名者是一个只讲了两个月的新人,那TA的经验和潜力也会被考虑在内。

导师王梓晗也对选择标准进行过解释,选择不关乎评委的个人偏好,只有更专业、更客观的视角。同时,训练营要找的不是段子,而是人。

脱口秀大会5_脱口秀大会2017_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

再举个例子,不可否认,一些带有低级趣味的梗能把人逗笑,但不能被称为好内容,更不适合长期使用并发展为表演风格。所以,资料中提供的5分钟足够好笑就一定能被选中吗?未必,反之亦然。

脱口秀行业最难演的场子

从2020年年底,算上自己参加的那次,姜晓潼一路见证了最近的三届训练营。变化也在发生着,她能看得出来,有越来越多拥有商演经验的全职演员,他们的表演和文本水准都比以前成熟,这也说明大家在这个行业里能赚到钱了。

学员的维度和类型也更为丰富,58岁的黄大妈就很典型。和在《脱5》首轮四灯晋级的表现一样,当她出现在去年的笑果训练营时,上台后讲的第一句话就把现场给点燃了。

脱口秀大会2017_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_脱口秀大会5

那是第一天的开营表演,被姜晓潼形容为脱口秀行业最难演的场子。

有多难呢?所有学员都得上台讲5分钟,而台下坐着的,除了其他学员们,便是笑果的老板、李诞、程璐、编剧、节目导演等。总之全是内行,氛围也和平时全然不同,因为训练营场地通常是租的酒店会议室,相对正式、灯光又白又亮,“这样讲段子,有一半以上都会冷场,非常非常‘虐’,很多人第一天比赛完就崩溃了。”

她也了解到,有少数学员会因为训练营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但并不全因为那5分钟。

第五季新人小四爷也是从训练营里走出来的演员,如今回想起来,他总觉得训练营结束得很突然,“好像才刚开始就结束了。”

在为期一周左右的训练营中,大家过的是一种高密度的生活。

培训课程从早上9点半持续到晚上7点,因为训练营是免费的,课件内容只能靠笔记,但如果光顾着记,会来不及听、错过重点,对快速消化、吸收知识的能力也是一种考验。到了晚上7点半,又该去开放麦面对观众了。

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_脱口秀大会5_脱口秀大会2017

所以完成课后作业的时间就要往后顺延,熬夜倒算寻常,但那些作业很可能超出过往创作经验。小四爷拿到的题目是:给周杰伦参加《脱口秀跨年》写稿。稿子的体量是5分钟,由他和另外9名组员一起完成,共有两个晚上的时间。如果此前没做过编剧便不轻松,而且在专业又带着竞技感的氛围下,关键的不是量,是要好笑。

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_脱口秀大会5_脱口秀大会2017

每个学员遇到的难题都不同,所得也不同。不少演员曾在笑果的公众号及播客现身说法,除了见识更厉害的同行,更新创作技巧、知识体系,甚至会经历喜剧审美的崩溃和重建。2020年冬季训练营学员格子觉得,“要是在这里待了五天之后,还跟之前讲得一样的话,就很不像样了。”

变化甚至发生得很快,训练营结束前还有一场汇报演出,对比开营表演以及开放麦,姜晓潼能看出大部分人的状态是越来越好的。

非得是训练营吗?平时一样可以自学、请教前辈,小四爷体会到的区别是,之前拿着同一个问题去问别人,来自四面八方的答案五花八门,但在训练营接收到的信息更成系统,更容易触及问题的根本。

而从实际一点的层面来说,这也是与行业走得更近的机会,走上《脱口秀大会》的舞台是其中之一。此前,小四爷在一家俱乐部做演出执行,讲过几次开放麦,上节目本在他的计划之中,但因为训练营,计划实现比设想提前了整整一年。

在线下,笑果训练营同样在发挥影响力,姜晓潼认为它承担了某种行业认证的作用,“这个行业没有考级证书,所以对演员来说,去没去过训练营是像证明一样的东西。”

比如,俱乐部面对一个新人时,对其表演效果、带票能力是未知的,但如果对方参加过训练营,就好判断得多。脱口秀的圈子联系紧密,他们的具体表现很容易打听到。所以训练营结束后,表现突出的新人演员就能到商演,甚至是来自俱乐部、经纪公司的签约意向。

这并不夸张,在一些演出的宣传信息中,部分演员直接把“笑果训练营学员”作为自己的title之一,尤其是在地方俱乐部。

不论是登上舞台、深耕线下,还是走向幕后,训练营都为学员提供了一个转机。

所有观众都知道的“KPI”

脱口秀大会2017_脱口秀大会5_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

过去几年,《脱口秀大会》中时常出现让人印象深刻的新面孔,有相当一部分是训练营选出来的,而事实上,有不少陪伴节目一路走来的演员也出自其中:庞博、颜怡颜悦、孟川、豆豆、小北、江梓浩、赵晓卉……

类似他们这样,早已接受过市场的检验、甚至担任过分享嘉宾的老演员,也会去训练营“蹭课”。

浓厚的氛围能给创作带来新的刺激。姜晓潼提到,庞博在训练营和星悦临时搭档演过一段漫才,效果炸裂,而类似的限定式情况时有发生。同时,这是一个可以让任何老演员温故知新的地方。

从时间上来看,训练营先于《脱口秀大会》起步。从2017年2月到2018年12月,连续办了五届,那时还叫“噗哧训练营”。而在最前期,培训相对“简陋”,教材是程璐和梁海源翻译的《手把手教你玩脱口秀》,其余就是他们和李诞、王建国等有经验的演员做分享。

脱口秀大会2017_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_脱口秀大会5

逐届办下来,培训内容才越发完善。课程原本只有一门脱口秀基础技巧,发展到后来,有了喜剧文化普及、作品赏析、脱口秀创作和喜剧表演等一系列内容,且覆盖各个喜剧门类:、情景喜剧、漫才。

除此之外,还有开放麦、喜剧诊所等活动,以及职业发展规划,通过节目导演和演出制作人的分享,演员会对线上与线下的区别有更清楚的认识,知道更适合自己的路是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脱口秀大会5,训练营随着笑果以及及行业的发展而变化。训练营曾在2019年暂停过,直到2020年的《脱口秀大会3》出圈,促使其重启并改名为“笑果训练营”。

在原有内容的迭代、升级下,训练营的产品形态在不断丰富。严谨点说,前文提到的训练营应该加上 Pro,它对学员创作能力的要求很高。但为了推动更多人走出从观众到创作者的那一步,笑果于去年11月推出了面向普通爱好者的“飞行计划”。

区别于只在上海举办、封闭式训练一周的 Pro,“飞行计划”选择往外走,利用周末中的一天去各个城市进行培训。从去年至今,训练营已经先后飞去武汉、郑州、杭州和南京等地。

这种形式也成为笑果训练营延伸培训方向的实验场。自肉食动物参加《脱口秀大会4》并走进决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漫才。笑果平时和各地方俱乐部的联系非常紧密,姜晓潼观察到,“肉食动物进决赛之后,线下能看到更多的漫才演出,基本上全国每家俱乐部都有至少一个漫才组合。”在第五季中,《漫才大会》也不止一次被提及。

脱口秀大会5_脱口秀大会2017_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

于是,训练营发展出漫才专场。今年1月,漫才的第一次飞行计划没走远,就在上海,紧接着又去了成都、厦门、南京,而在最近一次 Pro招募中,也就是今年的冬季训练营,把漫才提上日程了。

除了始终坚持课程免费、包食宿之外,各种变化和诸多细节也说明,笑果对训练营的投入在加码。

在训练营重启的2020年,笑果成立了负责落地相关业务的C部门,姜晓潼从2021年底成为培训业务总监,具体工作之一是组织研发“飞行计划”产品。最初,和她一起做这件事的只有三、四个人,另一位主力奚雪吟是原先给企业做内训的课程研究专家。

脱口秀大会 撒贝宁_脱口秀大会2017_脱口秀大会5

大家都不是脱口秀演员,甚至对脱口秀所知有限,只能从“什么是脱口秀”的问题出发,进行了解、拆解、还原:和不同的演员聊、旁听读稿会……研究完脱口秀,又去攻克漫才。

慢慢地,整个小组扩充到十几人。除了业务需要,由此带来的好处是,测试教材实用性的方法也增加了。姜晓潼会要求组员们根据教材里的方法去尝试创作,她预测,大概到年底就有人能上开放麦了,充分体现出投入的另一层含义。

但是从做业务的角度来说,笑果训练营属于无法计算投入产出比的那种。李诞经常在节目里宣传这个免费的训练营,还当着全国观众面前说过“要做千人培训”。但姜晓潼觉得这不算KPI,“我们其实没有硬性KPI,数字不是最重要的,但它是一个很好的期待。”

要追究起来,这个想法来源于她自己脱口秀大会5|《脱口秀大会》,为什么年年有新人?,“当时一起讨论培训业务怎么往下做,我就提出扩大范围,不能只培养资深的人,也应该做些基础性、更下沉的培养。”那扩大到什么范围、下沉到什么程度?姜晓潼想了想,按照 Pro的规模,以前每年加起来最多能培养不到100个,那做基础的下沉公开课,一堂课100人、一年至少做10场,最终就能导向1000人的目标。

这个不存在但所有观众都知道的“KPI”,是为了激起另一层浪。

不仅仅是节目,市场和行业也需要这样的刺激。过去,脱口秀在镜头记录下成为大家口中的新生行业,但频繁的大面积曝光,让它在快速发展时留下的问题更容易被看见,人才青黄不接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点。

反映到《脱口秀大会》上,观众开始对内部梗感到审美疲劳,但内部梗主角的变与不变或许才真正值得玩味。娱乐资本论身边有不同资历的节目观众,有人看不懂“梁思成”三人组引发的情怀与回忆杀,却对大家调侃徐志胜屡屡发笑,每年也都能听到不同的朋友说想试试这行,没准自己就是下一个脱口秀新星,像谁一样?被提起的名字总变:池子、李雪琴、王勉、毛豆……

我们之所以把目光投向笑果训练营,是因为它给这些问题提供了一种解法。当然,真正能让它发挥效用的,是时间。